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午后郝堂
2016-05-11 来源:信阳周刊    作者:谢秀霞        

 
  阳光,石堤,漫步,低语。

  风舔着我的衣袖,吻着我的发梢,肆意地与午后郝堂的阳光抵死缠绵,它慵懒地均匀地铺撒在大片残荷的纹路间,荷塘里折射光线的鳞波,是这暮秋里最柔软的光阴罢。驻足的那一刻,我的心注定为这一程甜蜜承受。
走进郝堂的第一个动作,是把镜头拉向那一大片一大片褐色的残荷与枯叶:有瘦削的根茎直冲云天的,有蜷曲着身子含羞垂首的,有尚带着些许眷恋的绿意沐浴阳光的……我将一一拾回它们,作为这暮秋献给冬天的礼物。因为我所喜欢四季轮回中,唯有冬的料峭可以让我,任性地,心安理得地躺在他的安乐椅上,对着一本书,一杯茶缓慢消磨光阴。

  也许心底辗转了太多关于郝堂的美丽传说,初次谋面,芬芳便铺面而来,恍若隔世的重逢:青砖灰瓦,古意民居,飞檐翘壁,茶道书香……熟稔地招呼着我的眼,抚摸着我的心。以至于仅为了这一刻的砰然心动,我都愿意放下尘世所有的牵绊,赖在他的怀抱缠绵悱恻。

  随意拐进一家小院,便是一番别有洞天:一缸残荷依然优雅着身姿,不动声色地朝向那土墙上的农家干货:两串黄橙橙的玉米棒,缄默在木格子窗左岸,朝右,又是两串红彤彤地朝天椒,簇拥着两串灰白蒜苞。它们安静地,不动声色的静默着,全然不去理会土墙根儿边熟睡的猫咪,还有一旁品茶下棋的旅人。相对而立的斑驳土墙上,一束束黑褐色的莲蓬朵儿伏在那儿,均匀地在阳光下安卧着。

  如莲禅院里, “睡莲听佛音,醒竹伴禅影”,仅这嵌在门楣边的对联,足以酥软了我的双腿儿。痴痴地恍若梦中,魂魄带着我神游其间:这慷慨地阳光遍洒院落的每一个地方,让人不由地放轻了脚步,生怕惊动了这些缓慢而奢侈的光阴。那梦中的黄铜狮子头大锁,喝饱了桐油的大木门,门后竹编的躺椅,倚在一排玲珑的茶具架前。我就这样窝在躺椅上,伴着天光云影,伴着木头的芳香,芦苇和不知名的野花儿,醉在一笺温柔的目光摩挲中,那些呼啸在心底的疼痛,不甘,纠结和舍离,都被这些自然的,野生的,自由的目光,阳光和天光所融化疗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