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专题专栏 > 郝堂文化周 > 民俗映像 > >> 浏览文章
郝堂特写(游记散文)
2015-10-14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邵道明        
  三、老物件

  踩着绿荫下青石板铺就的路面,走进一家名曰“7016客栈”,客栈何以数字命名?不解其意。

  院内墙壁上挂满如今孩子们都陌生的马灯、牛棱头、陈犁、旧耙、手工铡,早已成为记忆中的打绳车、纺花车、织布机也再现屋檐下。客栈挂满老物件,风马牛不相及,但见到这些旧物件就有一种亲切和怀旧的感觉。陈年记忆,炎日下男人耕作、油灯旁女人纺织,一幅幅旧乡村画面在眼前晃动。

  自从1970年1月6日盖起这所简陋小学,这里的孩子才告别翻山越岭到山外求知的艰辛,怀念之意故得名“7016小学”。小学如今旧貌换新颜,新址教学楼矗立在村庄的最高处,校名也被时尚的“宏伟小学”所替代。旧校址稍作修饰改造,名字依旧,“小学”二字却摇身变成了“客栈”。用心良苦,客栈有蕴涵,正是这些老物件的陪衬,才让村里人和外来人永远记住自己的前世今生,提醒自己永远是饱经沧桑的农家后代。

  四、书香

  走进一座叫“如莲茶斋”的院落,小院不大,却能从这里找回许多记忆。说是茶斋,其实是集书法、陶坊、茶座为一体的雅芳园。院里有马灯、花磨,串红椒点缀,这些看上去不起眼的东西相互映衬,寓知一路走来红红火火。奇特的摆设让人倍感稀奇,迫使停下脚步打破砂锅问到底。

  凭兴致我也坐下来亲自体验,品读这里的茶文化和民俗文蕴。迫不及待地走进那间陶艺室,排队玩起了泥巴——名曰制陶工艺。师傅引路,坐在转盘前比葫芦画瓢对照模型开始操作,几番折腾,总是手忙脚乱,结果捣鼓了半天,“作品”最终还是毁于一旦。手下连一件最简单的成品也没有出现,不得不让位其他等待的游客继续体验。由此心生感叹:巨匠生成,非一朝一夕之功,做足功课,功夫出巧手,巧手出精品。

  继续拜读画室瑰宝和茶斋文化,对如此创意的小院主人产生好奇,经打听方知这里是几年前一个即将毕业大学生租房,是他初涉人生的创意与实践。如今这位大学生业已就,早已参加工作另辟蹊径,留下这红红火火的“如莲茶斋”让房东继续经营。小院内容充盈,耐人寻味,南来北往,人头窜动,休闲中给游人以无尽的思考与启发!

  郝堂村中又一景是“岸芷轩”——河岸边水上书屋。长长阁廊设计独具匠心,外型内设都吸人眼球;芷,以字查源得出的结果是“艹”与“止”联合起来表示“香味令人止步的草”。轩,则“有窗的长廊或小屋”;“芷”“轩”结合,乃香美超凡。集茶座、书屋、艺术品欣赏于一体的“岸芷轩”休闲木屋,创办人是80后回村女大学生朱菊和姜佳佳。书厨分门别类,天文地理百科全揽,老弱妇孺皆宜选读。凭窗喝茶、读书、观景,闲情逸致,高尚不俗。木屋内显眼处一副“免费喝茶、茶费随心”的热情条幅,把本村闲人和外来人引进了“岸芷轩”。

  五、老柳树

  河两岸有数十棵百年以上的老柳树,它傲然挺立,如坚强斗士。它见证着村里的变迁,也记录着这里的英雄。

  当年外国列强入侵、中华民族遭受欺凌时,这里涌现出热血儿郎。村里有位郝郝有名的大烈士叫张玉衡,他的事迹随时间久远变得名不见经传,年轻的身躯在80年前默无声息地躺在了东北大地上。

  据村民讲,张玉衡1901年出生在郝堂村,他自幼好学,走出山外后的他先后在国立浙江大学和武汉农民运动讲习所求学,之后转移大江南北,开展地下工作,在各位组建中共党组织,先后担任中共首届汝南县委书记、中共首届吉林县委书记和东北抗日联军第三军政治部主任等职。他是曾与杨靖宇、赵尚志、赵一曼一起浴血奋战的东北抗联大英雄。1935年,在一次抗日游击战中遭遇敌人包围不幸牺牲,时年仅34岁。张玉衡没有后代,家乡人没有忘记这位抗联英雄,把张玉衡的故居整修一新,并沿着他的足迹详尽搜集整理出他的遗物和事迹介绍。如今的张玉衡故居已经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他的辉煌历程正传承着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抗争精神。

  几百年的银杏树和上百年老柳树,也记录着岁月留下的沧桑。“郝堂茶人家”的主人吴凤超告诉我,他的爷爷叫吴象点,是大别山地区早期红军战士,战争年代因伤致腿部残疾,人称“陈瘸子”。全国解放后,爷爷依恋家乡,放弃政府让他去大城市武汉定居的优厚待遇,毅然决然地回到村里带领乡亲改造穷山僻壤。60年代中期,吴象点因年高已经不再担任村干部,树贩子贪图私利,盯上了村里数百年的银杏树和沿河老柳树,他不顾身残体弱,日夜坚守。见树贩子不听劝阻,他就站在大树前大吼大骂:“想锯树,就先锯断我的腿!”理直气壮如同挑战当年打鬼子,威严震慑如同厮杀战场,吓退了树贩子,百年老树就这样保护了下来。

  如今的银杏和老柳树依旧郁郁葱葱,春复一春,每年吐着新绿;硕大的树冠夏季能荫蔽乘凉,三二人才能合抱的树干昂首挺立,如同卫士,守护着这里的村庄,庇佑着这里的山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