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专题专栏 > 五中作文展播 > >> 浏览文章
童年
2015-12-22 来源:信阳市五中如月文学社     作者:杨薪玉        
  秋色正浓,回家的路在脚下蔓延——一条熟悉而陌生的路。
   
  夕日欲颓,华灯初上,天际的太阳散发着柔和的光,醉卧在山洼处。夕日的余晖渐渐散落在这土地上,像是一把光亮的花,唰啦啦的打开,留下一片片如琉璃折射般的或大或小的光点。不远处有一座银白色的湖,正闪着粼粼波光。
   
  浅浅的阳光好像是一条河,而时间,缓缓地游弋在哪里,触到清爽的风。
   
  浅紫色的天空在树叶的剪裁下若隐若现。正是金秋时期,麦谷熟了,大片大片的澄金色渲染开来,如一幅画卷,延至天边。
   
  此时,一阵轻风拂过,却在麦田里转了个弯,掀起了波涛阵阵,一浪接一浪的拍打过来。田间正有一辆渐行渐远的拖拉机,在被风打乱的麦田里,踏着轻快的舞步,被滚滚袭来的麦浪,淹没,淹没。
   
   “多么美,像一幅画——用一种以时间为原料掺杂着辛劳汗水制成的金色的笔刷,再用整整一年的时间将它一笔一笔陈铺在画纸上……”心里感到有什么东西,在悄悄滋长。
   
  我蓦地想起了小时候,那时的日子多么快乐。我会在绿油油的麦田中漫渡午后,看着奶奶在田间劳作,那枯瘦的手臂却是那样灵巧,她缓缓支起身子,常年的辛苦劳作促使她的脊背过于弯折,即使站直,也是像弓般弯着的。她看向了我——她最疼爱的小孙女,在旁边瞪大着眼睛,溢着好奇和向往。她冲这微微一笑,那一刻,山川温柔,草木含笑。她躬背浅笑的样子,便随时间定格,封存于童年的记忆中。
 
  残阳如血,浅浅地折射到面前的湖上,倒映出如丝如缕的银白色光芒,不远处升起几点淡淡的紫色烟子,天上正有白鸟三五,从容向天际飞去。

  我看着眼前天色渐晚,夜风微微袭来也是有些凉了。月色透过云彩散下如轻纱白绫的光点,微冷。田里已是一片黑乎乎的了,但若是再仔细一点,便可以发现其中那淡淡的荧光,绿色的,如闪光的星,或聚或散,像是躲进了黑夜的罅隙里。
   
   小时候,经常与小伙伴们“夜半出游”。我们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蹑手蹑脚的溜出家门,聚集在田边的草垛中。犹记得那时,月亮大人在天上默默地注视着我们这群顽皮的孩子,像是母亲温柔似水的目光,将自己一片纯白色的爱倾洒在孩子心上,倒真泛起了粼粼微波。但不知为何,偷玩总是会被家中发现。于是,孩子小小的但却如瓷器般细腻的心渐渐懂得了,在天边泛起鱼肚白时,在蹑手蹑脚的回到家,不要吵醒路边的大狗,不要惊起墙头的公鸡。翻开被,钻进,然后再过一会,便该带着惺忪的睡眼爬出被窝,抱怨,清晨怎么来的这么早?
   
  回想起童年的种种,不由得轻笑出声。回家的路上已是灯火通明,途径村口的那家院子,里面早已人声鼎沸。
 
  哦,又是“会谈”吗?——我突地又想起了什么,不禁哑然失笑……
   
  村中有一个独特的习俗,吃好饭,村中各户都会聚在这里,向来是谈些八卦趣闻,要说正经事,那还真是少之又少。若是运气好,有时也能放电影,但历来是大人们看的。每到看电影的时候,村里的人都特别激动,早早搬好椅子坐下——“占位”!而孩子们是没有这个特权的。大人总会以各种各样离谱的理由支开孩子们,无不是些“大人看的小孩儿别凑热闹!”。我们哪忍得了电影的诱惑,机灵的脑瓜总能飞速的转着,想出一个个更为“离谱”的点子。于是,你便会发现,当村中放电影的时候,村头外的那棵老槐树上,总是挤满了大大小小的黑点,孩子们推着笑着,黑点跳的更欢了!
  
  又见到了故院的朱漆大门,略显迟暮的大门早已斑驳,黛瓦白墙上早已淌过了岁月的沧桑。时光这一静默的工匠,早已将童年的记忆定格,封存进记忆中的潘多拉宝盒。
 
  在这乡村里度过的童年,是我最美的秘密。我要把那些秘密藏起来,藏在风衣的口袋里,和糖果放在一起,然后看着它日渐变得甜腻,甜到骨子里,融进生命里……

  指导教师 苏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