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专题专栏 > 五中作文展播 > >> 浏览文章
农民工,可爱的人
2015-11-16 来源:信阳市五中如月文学社     作者:刘锦鹏        
  农民工,这3个字对我来说,此刻从来没有离我这么近过……

——题记

  过完年,新年的气息还未完全落幕,多数人还在走亲访友中,我父亲已经开始收拾行李了(刚来了信儿,郑州的公司调我爸去那儿当一家肉品加工厂的厂长),其实他内心也有不甘,毕竟这年头年尾才能看见孩子父母,一年一个样儿,老人渐老,孩子慢慢长大,生活就是这样。
   
  我帮爸爸收拾打点下行李,不知是突发奇想还是怎的,他说:“我去郑州,你也跟着去吧,干点活儿,体验下生活吧,然后回学校好好学习,就当挣点儿压岁钱。”我没说话,我们的话一向不多,我看了看爸爸这张熟悉此刻却显得有些陌生的脸,点了点头。
     
  3个多小时的舟车劳顿,我们下了高速,在工厂的板房中安顿下来,看来真如他们所说,这是临时性住房,十五之后再搬到公司配的房中。其实,到达那时间也近凌晨,爸爸给我整理下床铺,也就睡了。
   
  第二天,我去上班,我的活挺简单但挺累,“卸猪头”,我拿着屠刀对着猪的脖子使劲割,碰到肉下的关节后,一刀劈碎,扔上了车,但每一刀都绽出些血花,滴溅到我的工作服上,时间一长,不但手磨得生疼,还浑身布满了血渍。
   
   “嘿,小伙子,不是你那样弄的,你把这肉都糟践了,啧啧.......”背后传来一种浓重的河南口音味儿。
   
   “是么,那该怎么弄啊。”我扭过头,一个年近中年,穿着蓝色的工装服,手里拿着一把比我小半截的屠刀。“师傅,教教我吧。“
   
  “你说啊,你城里小孩儿都不行啊,瞧你那细皮嫩肉的,厂长儿吧。”他边说边走到我身边蹲下来,摸着猪头脖颈处,捏了两下,鼓起了一个硬块儿,然后用小刀将它挑碎,猪头就耷拉下来,用刀割碎皮肉,就好了。
     
  我看的出神,然后问:“师傅,你干了好长时间了吧。”
   
   “是啊。十几年了,听他们说你是信阳人吧。”师傅问我。
     
  “嗯。”
     
   “咦,老乡,啊,哈哈,今晚上我们那炖家乡菜,信阳炖肉,一起吃点吧。”师傅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