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专题专栏 > 媒体聚焦郝堂 > 媒体聚焦 > >> 浏览文章
郝堂:静立在青山绿水间的中国最美乡村女子
2014-01-10 来源:新浪博客    作者:王散木        

    一会儿是阵雨,一会儿飘薄雾,赶往故乡豫南一个小村的路上,细雨淅沥,云山苍茫。

  到了,一座敦实厚朴、块石与卵石混合镶面的高大村标矗立眼前,就是这个小村,她的名字叫郝堂。“郝堂”,用豫南方言读出来,就是“荷塘”。听着这名字,你就被融入诗情画意中。

  郝堂村位于河南信阳平桥区的一片浅山区。通往村里的公路依山沿河,厚实平整的柏油路面似黑色的飘带左缠右绕,牵引着我们。蒙蒙细雨微微和风中,道路两边的稻田更葱绿,野花摇曳多情,随田埂起伏,在山坡上绵延。怪不得有人说,这个村子,跟画一样。尚未进村,就感受到了。

  原来担心,一个藏在山区里的小村,好找吗?去过那里几次的一位信阳著名作家朋友说,郝堂很好找,春天跟着映山红和紫云英走,夏天找荷花,秋天遍地野菊格桑花带路,冬天最醒目的是那些百年的老树……

    进得小村,倍感舒心。村庄非常干净。树木,青草,野花,相映成趣。一条清澈的小河穿村而过,河面有廊桥,河边有石凳。树林掩映下,一条条弯弯的沙石路自然延伸,一幢幢青砖古朴的小院,散落在村庄的各个角落。尤其令人惊喜的是独具豫南建筑特色的狗头门楼、清水墙,用木头垛起的柴扉,依水的小桥,精心修葺的土坯房翠竹掩映……整个村庄像一座有品味的花园,透着一股不俗的田园气质,静谧、古朴、天然、闲适,与城市的喧嚣、华丽、刻板、紧迫的气氛形成鲜明的互补,俨然一幅令人神往的世外桃源。漫步荷塘中的村路,随处呈现的都是多年前原汁原味的的乡村记忆。


    陪同我们参观的平桥区委办公室余主任介绍说,这个村子,原本并不美丽。她曾经和大别山革命老区中众多的村庄一样,闭塞、贫穷,青年外出、孩子留守、老人无依,小河都被垃圾塞满了。五年前,区委区政府将其列为全区农村可持续发展项目试点村,坚持用最自然、最环保的方式来建设美丽村庄:用本地的材料修建了村道,对路两边进行了绿化;对部分有碍发展和基础设施的房屋进行了迁建,结合当地的民俗民风进行旧房改造和新房建设。村子改造时,无论是规划设计者,还是动手造房子的人,都特别注意了对美的发现与保留,没有一味用新代替旧。千百年形成的村落布局,凝固了历史沧桑和邻里关系;石砌矮墙,草搭长亭,体现着村庄的肌理;雨水冲刷,让砖石变得温润,留下了时间的痕迹。村庄最细微的美,都受到了尊重。

    如果说房舍是人们身心栖息之所、村道是联结外部世界的血脉,那么树木就是让村庄生生不息血脉绵延的魂儿。村里留有很多百年老树,足见这是个心有敬畏的地方。村中央是一棵几百年的银杏。沿河很多上百年的老柳树。村头也有几棵百余年的皮柳。据说当年这些树曾被树贩子看上,反正是村里的树,不属于谁家的,于是有人跃跃欲试,想砍了卖钱。老红军吴象点一听,枪林弹雨中磨就的火爆性子一下子鼓胀了,一尊雕塑般站在树前头说,想锯树,先锯我的腿!树就这么守住了。绵延数辈、老少相拥、枝繁叶茂的树们,感谢这位耿直老人护住了它们祖祖孙孙;郝堂土著的老老少少、外来旅游的男男女女,更感谢这位无私老人撑起了郝堂上空清凉的浓荫!


    我们随热情的主人转过设计考究的指路标识,沿缓坡刚踱进郝堂宏伟小学,两声闷雷滚过,原本只是星星点点的蒙蒙细雨,转眼变成如注暴雨。我们一行七八人只得就近集聚在教学楼一楼的走廊上,一边静静地听着小学女校长正给前来开展社会实践活动的郑州某高校的大学生们介绍着什么,一边透过雨幕欣赏坐落在学校操场前面幼儿园教室精致古朴的后窗下端用卵石镶嵌的墙面,同时解读着矗立在学校左前方山坡上呈直角相连的两座青砖灰瓦房屋墙壁上几组白色字符密码。

    骤雨稍歇,我们一行便乘着雨们还没缓过劲儿之机,赶紧沿绕村溪流边砂石铺就的进村小径前行,去观赏早就心仪的几处景点。路边荷塘有一盘脚踏式木制老水车,趴竿、立柱、龙骨(俗称“老绵轴”)、水箱、踏板一应俱全,耳边彷佛响起轰轰隆隆的瓦水声和龙骨轴槽吱吱呀呀的摩擦声,恍然又回到了往昔的农耕劳作岁月。走过即将成为郝堂金融中心旁的一方不规则的水塘时,但见清冽的水中那一丛丛蒲草、茭瓜、芦苇,一窝窝牛舌棵、再力草、荸荠秧,还有一墩墩老累草、老藨草,池塘边还点缀着星星点点想不起名字了的小杂花,大家无不为之惊喜,童年的乡村记忆一下子都被激活了,儿时的“对草”、翻菱角、割鸡头子、掰茭瓜,还有成群结队的小伙伴光屁股洗澡打水仗等这些与水、与农事有关的活动,全都鲜活地回来了。


 
池塘中间的植物学名叫再力草

    此时,大家又把注意力集中到砂石路左侧横跨溪流的一座高高耸立的拱形水坝上,古朴的拱形石桥联结着溪外林木葱郁的青山和溪内美丽别致的村庄。美景目不暇接,阵雨突然又来。脚步快的早已冲进前面的农家小院,我只顾四处拍照,脚步稍微迟缓,只有就近冒冒失失冲向一座四围木质墙框装有玻璃的精美建筑,雨大步急,慌不择路,见门便敲,隔着玻璃看里面桌桌满座,雨声中也辨得人声鼎沸,结果这是后门而且人家从里面上了锁。轻敲了几下,一位姑娘还是满面堆笑地为我这不速之客打开了门,并连声相邀:雨太大,下得急,快进来避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