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小旅店(小小说)
2018-07-18 来源:政法委    作者:夏平        
  

  小旅店是个夫妻店,处在闹市中心一个断头巷子里,只有五六间客房。出了门往东走约200米,便到了巷口,在巷口坐公交车走两站,就是省人民医院。林森带着母亲来看病,住在这里既方便又省钱。

  林森是下午三点多到的,来时店里寂静无声,吧台上也没人,他正在张望,店主吴老大从房间里一瘸一拐走了出来。

  “住店吗?”吴老大睡眼朦胧,一脸的精力不集中。

  林森回答:“是,要个标间。”

  吴老大不加思索地说:“押金300元、房费每天110元,不开发票,出示身份证、每人都要。”

  林森拿出身份证进行了登记,吴老大又吩咐些事项,说:“201房间,你们自己上去吧。”又一瘸一拐地进了房间。

  旅店安排有早餐,第二天早上,林森领着母亲进了餐厅。吴老大靠墙在餐厅和厨房之间的过道坐着,说:“人己到齐了,上饭吧。”

  “好嘞!”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从厨房传出。

  女人是吴老大老婆、老板娘,并兼厨师兼服务员,她个头比吴老大高半截,人也比吴老大年轻很多,长相中等偏上,让人不由想起潘金莲和武大郎。饭菜齐了,老板娘也不吃,站在旁边有一句没一句地和客人拉话。她先问俩个中年汉子:“活找好了吗?”一个年龄稍长的回答:“找好了,工地上活急,饭后就得去上工。”老板娘变得很高兴,从筐里又拿出两个大白馍递给他们:“工地上活重,你们多吃点,吃罢饭赶紧收拾收拾了去,找个活不容易。”

  一个胖子不住地给一年轻妇女夹菜,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关系不一般。老板娘笑着对胖子说:“老张,你们已经住了好几天,也该回去了。昨天的房费算我送的。”胖子也不看她,说:“是啊、是啊,刚才老伴还在给我视频,说外孙女想我了。”

  桌上坐的还有一个女人,三十多岁,她既不吃饭、也不说话,双眼红肿,拿着筷子发呆。

  “妹子怎么了,不舒服吗?”老板娘关切地问道。

  “没钱了吗?家里是不是发生了啥事?”见老板娘创根问底,老吴踮个脚站了起来:“你烦人不烦人,人家小姜是想男朋友呢。”

  餐厅里有了笑声。

  当天中午,林森和母亲正在房间等化验结果,小姜敲门进来了,说想借他的手机使使。林森把手机递给她,她也不回避,当着林森的面就打。但连续拨几次都没人接听,小姜很是失望,又把手机还给林森,说谢谢转身走了。

  晚上,林森正在看《新闻联播》,手机响了,他见是陌生号码就没接。过了一阵子,林森突然想起小姜用手机的事,赶忙把电话回了过去,电话立即接通。对方问林森是谁中午找他干啥,声音很生硬。林森说是小姜打的,对方口气马上柔软了下来:“我是她表哥,谢谢您,我们已联系上了。前天夜里他男人淹死了。”

  后来听老板娘介绍,林森才知道咋回事:小姜的男人是个酒鬼,酒后经常对小姜施暴。前天晚上她男人又喝多了,一进门便骂骂咧咧,说小姜是丧门星,从嫁过来他打牌就没赢过,边骂还边操凳子往小姜身上砸。逆来顺受的小姜这回彻底死了心,她冲出房门,向黑暗中奔去。

  男人更加失去理智,寻把菜刀追了出来,口中还歇斯底里地喊“杀了你、杀了你。”男人步幅大、跑的快,在房后的塘埂上追上了小姜,他举起菜刀向小姜砍去。但小姜命不该绝,菜刀落下时男人不知被什么绊倒,“扑通”一头栽进塘里。

  小姜连夜坐车到了省城,住进这家小店。但因为走的突然,她随身只带了身份证和少量现金。昨天她是用老板娘的手机打通的,本来是想向表哥借些钱,待打工挣到钱后再还他,没想接到丈夫的死讯。老板娘怕小姜想不开、路上出啥事,便亲自把小姜送到了家。

        老板娘感叹道:“人那,就是个命!小姜找个老公高高大大,但到头来还是落个孤儿寡母。”正说着,店里来了客人,老板娘喊吴老大:“瘸哥,来客人了,快出门迎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