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纸短情长 见信如晤
2018-05-15 来源:平桥区二小    作者:张梅        

 

  “你陪我步入蝉夏,越过城市喧嚣,歌声还在游走,你榴花般的双眸,不见你的温柔,丢失花间欢笑,岁月无法停留,流云的等候。”最近非常流行这首《纸短情长》,简单的句子里透着青春的美好记忆。

  烈日炎炎,葱茏的枝叶间传来阵阵蝉鸣,“翦碎红绡却作团”的石榴花明艳娇俏,热情的季节却是毕业离别之际,不禁沾染了伤感。大概每个人骨子里多少都有些怀旧,主要是因为时光的一去不复返,让我们渐渐忘了当时的伤痛,却想象酝酿出许多的美好来,所谓“纸短情长”。

  你写过书信吗?有多久没写过了?信息时代,我们有各种方式来记录过往,在过去,唯一可见的大概只有书信。木心的诗歌中写到,“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一切的思绪与怀想诉诸笔端,一笔一划中流淌着千丝万缕的绵绵情意,字里行间小心翼翼地遣词造句,不忍心责备,只剩下倾诉、关心与期盼。十指连心,心里的话通过手指和笔墨,跃然纸上。那是一个落字无悔的时代,翘首期盼中,抑或惊喜到来中,从信封到信纸,一个字也不忍心落下。又在多少个寂寥的春日或者雨季、月色中,从抽屉的笔记本里拿出来,再次沉浸其中。

  书信,就是这样有魅力。它让我们在书写中变得宁静,变得感性,把我们最美好的一面挖掘出来,就像笔锋尖利的鲁迅对许广平也曾写出:“我现在只望乖姑要乖,保养自己,我也当平心和气,度过预定的时光,不使小刺猬忧虑。”更别说朱生豪的:“不要愁老之将至,你老了也一定很可爱”“清晨醒来甚是爱你”,宋清如是有多幸福!还有王小波、沈从文的书信,读起来总是让人十分羡慕信中的女子。那个时候照片都很少,规矩也多,见面不易,书信往来,见信如晤。

  不禁想起花季的年龄,突然收到一封以前同学的书信,男生的字很好,飘逸潇洒。少女萌动的小心思却不敢如榴花烂漫,写了一封回信,表示感谢和鼓励,算是委婉拒绝。我清楚地记得,我打好草稿,写了一遍又一遍,直到没有一个错字,没有一个丑字为止。或许是出于自尊和尊重,但又何尝不是见信如晤?工作后,遇到了现在的爱人,我故意让他给我写一封信,看见他整洁干净、遒劲有力的字,我选择了继续交往。后来得知,他反复写了多遍才给我,字都练好了,我又好气又好笑。可是,每当看到那封信,笑容不禁甜蜜绽开,恰似娇羞红润的石榴花,好像看见他耐心、真诚的样子。所以,如果你想练字,合适的年龄,给心爱的人写信不失为良策,笑谈一下。

  手机里刷屏了再多的即时信息和表情,你一言我一语的快速更新中,感受不到温度与深度。邮箱里躺了再多的邮件,方方正正的宋体字里感受不到对方的气息与脾性。然而,如果我们年轻的时候能耐下心来,真诚地给对方写一封信,爱情便有了深度。而且,当我们老了,夏日黄昏,小院的石榴树下,相互依偎,带上老花镜,打开那个小匣子,拿出那些珍藏的信件。当你读起来,那些美好的青春时光,仿佛重新到来,苍老的岁月,一字一句就是寒夜里的一盆温热的洗脚水,周身温暖,安然入睡。

  红尘滚滚,暂时远离喧嚣和妖娆,静坐书桌前,伴着柔和的灯光,执笔素笺,纸短情长。浅诉低吟中,得良人为伴,见信如晤,感受一生只爱一个人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