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过年了,你回老家吗?
2018-02-11 来源:平桥区二小     作者:张梅        


图片来源于网络
 
  地球绕太阳转了一圈,划出了春夏秋冬,经历了风霜雨雪,又回到了原点。在外的游子,是否已经背起行囊,行在回家的途中?

  多少个寂寥的夜晚,一泻千里的银光将思绪拉扯到故乡的方向,童年的小村庄,是心灵永远栖息的地方,那些金色的欢畅时光总是能修复世事带来的疲惫与累累伤痕。

  那些青砖红瓦房里,藏着我们的铁盒和木匣子,里面的东西你是否还记得?弹珠、铁片、弹弓,香卡、红蜡头,明信片和贺卡,还有小纸条,每一件物品都是一种快乐,每一件物品都有一个秘密,它们记载着我们儿时七彩的故事。

  门前的老槐树是否依然挺立着,撑起一片阴凉?五月里,洁白清香的槐花是我们最渴望的美味。大人们拿着箍着铁钩的竹竿去够那一串串的花朵,我们就淘气地爬上高高的树叉,摘一片叶子,放在唇上,吹起不成调子的旋律,不亦乐乎!

  老槐树下常常会有一个石磨盘,人们已经不用它了,成了咱们小孩子的“玩具”。爬上爬下,躲来躲去,做扮演游戏把它当房间、当厨房、当城堡、当战场,总有无尽的乐趣。石磨渐渐被咱们磨平,磨亮,和老槐树一起静静地等待着我们偶尔的归来,陪伴!

  儿时的我们总是四处奔跑,故乡的土地和小路似乎总是充满着神秘,吸引我们去探个究竟。大人们好像什么都会种!各种蔬菜,新鲜美味,那时的黄瓜、西红柿、白茄子,我们随手就摘来在旁边清澈的小塘里洗洗就吃,那种天然的纯粹的味道你是否还记得?还有红薯、胡萝卜、土豆,我们都有小铲子,总是跟在拿着铁锄的大人后面捯饬,偷偷在野外烤熟了吃,香喷喷的,是常有的事。

  我们用泥土做小人,弄得满手起倒刺;我们用高粱竿做眼镜、做小拉琴,割伤了手指;我们用苦楝树结的子当豆,地上到处是我们用手挠出来的小坑;我们挖蚯蚓,在池塘里钓海虾;也趁没人的时候,去荷塘里采莲花……那时的游戏都在大自然中,我们感受到最真实的美。那时的游戏都和小伙伴一起,我们拥有最可爱的朋友。那时的游戏都是自己在动手,我们总是有着无限的想法和创意。如今,什么样的美打动了我们?如今,我们常常聚会,是否仍然感到孤独?如今,我们是否总是胡思乱想,缺乏行动力?

  “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故乡永远是我们眷恋的地方!一路上风尘仆仆,世事艰辛无常,夜深人静时,独饮一杯乡愁,聊以慰藉。别再犹豫,过年了,回趟老家吧!

  回到那片故土,触摸斑驳的墙头,眼前浮现的是母亲做鞋做衣的身影,浮现的是父亲修缮工具的脊背,还有我们玩耍时银铃般纯真的笑声。

  回到那片故土,拥抱那棵久经风霜的孤独的老槐树。明年是否依然绿阴如盖,花色清新?回味槐花的甘甜,祛除繁华深处的燥动,心灵单一而纯净。

  回到那片故土,走在田埂小路上,遥望四野,广阔无边的大地让烦恼变得渺小。那里有我们的游戏的足迹、奔跑的身影,童年的小伙伴如今都在哪里?那时的我们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爱恨都不遮掩,吵架之后,拉个小手,又在一起玩。

  回来吧,陪父母逛逛热闹的乡村集市,陪亲人聊聊家长里短。除夕的夜里,一起祭祖,包包饺子,听听母亲的唠叨,听听父亲的嘱咐。初一的时候,串门拜年,父老乡亲,互相问候祝福!回到这个安全的港湾,接接地气。这里有最简单的道理、最纯粹的感情,可以抚慰心灵,却常常被我们遗忘!

  席慕蓉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故乡的面貌却是一种模糊的怅惘,仿佛雾里的挥手别离。别离后,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不老去!

  过年了,回老家看看!带着赤子之心,再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