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2018年的第一场雪
2018-01-19 来源:信阳市二高     作者:林守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清晨,当我打开房门一看时,对面房屋的瓦上全变成白色了,屋顶上如铺陈着新打好的棉被一般,屋檐上悬挂着一排一尺多长的冰棱。

  院中的那株茶花,正在开着粉红色的花朵,枝叶上沾缀着一小堆一小堆的白雪,那花朵有些堕下来的,半掩在雪里,红白相映,色彩灿然。

  一朵朵雪花在空中飞舞,我顶风冒雪步行去学校上班。路上雪着得很重,在雪的下层结了冰,踩在上面频频地发出一种清脆的声音。有时路旁树枝上的积雪“唰”地掉下来,落在外套上,正是前人所谓“玉堕冰柯,沾衣生湿”的情景。

  校园里有一株蜡梅树,虬曲的枝干,繁密的枝桠,枝杈间点缀着点点梅花。有的花枝上还结着冰,晶莹的冰裹着可爱的梅花。一朵朵金黄色的花儿,小巧玲珑;一粒粒玉米粒大小的花蕾,生机勃勃;一缕缕清香,沁人心脾,那清冽的香气不是静止的,它无声无息地在飞,在飘,在流动。

  校园里有一片竹林,这时,竹枝和竹叶上,大都积满了雪,向下低低地垂着。我不禁联想起曾经读过的诗句:时听雪洒竹林,淅沥萧萧,连翩瑟瑟,声韵悠然,逸我清听。 

  校园里还有一片湖,湖面连水鸟都没有踪迹,湖四围枯秃的树干上堆满了雪,粉妆玉砌。一棵棵雪松也都白了头,在风雪中兀立着。山径上,望不见一个人影。柳宗元诗云:“千山飞鸟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想这时如果有一个渔翁在湖边垂钓,很可以借来说明眼前的景物呢。

  雪花飞飘得更其凌乱,我静静地站在湖边咀嚼着张岱的《湖心亭看雪》:

  崇祯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鸟声俱绝。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拥毳衣炉火,独往湖心亭看雪。雾凇砊砀,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两人铺毡对坐,一童子烧酒炉正沸。见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饮,余强饮三大白而别。问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不知这时的湖心亭上,尚有此种痴人否?真的会去赏玩这种清寒不很近情的景致的,怕没有多少人吧。

  一路上,风狂雪乱,拂了一身,在家门口,抖落身上的积雪,推开家门,蓝色的火苗正在酒精炉里欢快地跳跃,炉上的火锅滋滋地冒着热汽,温上黄酒,陪伴家人,低斟浅酌。我想起了白居易的《问刘十九》这首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老朋友,我这里有新酿的酒——酒很新鲜,还没有过滤,漂浮着绿色的泡沫,还有温暖的红泥小火炉,傍晚天气像是要下雪了,能跟我喝一杯吗?

  “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雪后初晴,旭日东升。让冬日温暖的阳光照亮心里,打在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