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再 回 首
2017-11-07 来源:平桥区政法委    作者:夏平        

 
  校办工厂靠近火车站,在市中心,离学校有五六公里,坐公交要十几分钟。厂子不大,占地四亩左右,一间大厂房,高有七八米,占了厂区的大部,对面是几间小平房,低矮破旧,大门朝南开着,门前是东西宽扩的大马路,是当时新安市主要道路,过往车辆很多。我背着行李,拿着介绍信到厂里报到。门卫老头正与另一个老头下象棋,我自我介绍说来报到,没人搭腔。两个对弈正处在关键处,把棋盘砸得啪啪响。光头老头被对方剿得只剩两卒一车,已陷入绝境,正要不情愿的认输,我指点了两句,车横三别马腿,卒往前走几步,帮光头老头解了围,转败为胜。老头大喜,笑得合不拢嘴,高手高手地夸奖。我说我也不是啥高手,在学校比赛只拿过第二名。另一老头很不开心地离去。

  光头老头正是门卫肖大爷,此时他变得非常慈详。

  “你就是分来的学生啊,厂长今天不在,回家帮他媳妇收割去了。”肖大爷接着说:“今晚你就住俺这,咱俩通脚,明天厂长回来再说。”

  肖大爷帮我把行李拿到门卫室,叹息道:“哎,大学生哪不能去,到这干啥,工资都发不下来。”

  “怎么可能?”我问。

  “厂子半年没生产了,新进的机器没人会使,生产出来的轮轱跟面条似的,一挤就瘪。放大假了,工人们都各找各的活路去了。”

  肖大爷见我没话,也不再吭声了,从抽届里翻出一本油污污的棋谱,叼个烟,戴上老花镜,自个研究起来。

  晚上,肖大爷煮了一锅面条,我免强吃了小半碗。肖大爷见我心事重重,劝我吃吧、吃吧,既来之,则安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饭后肖大爷让我陪他下象棋,我心不在焉,时输时赢。肖大爷异常兴奋,仿佛找到了知已,躺在床上给我叙到天亮。

  厂子的事我不想用过多笔墨,我想省些时间重点写下聚会。我到厂里不久,用我所学的知识,解决了生产线上的难题,工厂恢复了正常生产。几年后我被提拔为总工程师,行政套副科级。九十年代企业改制,校企分离,李长生正好管这事,在他的鼓励下,我和另两人合伙买下了工厂。后来,两合伙人嫌新安市小,发展前途不大,先后撤资到南方发展。我呢,憨人有憨福,碰上城市大开发,厂子被政府征用,得到创业的第一桶金。我用赔偿的钱在郊区圈了一千多亩荒山,搞立体种植、农业综合开发,现己发展成新安市规模最大、品质最优的生态农业观光园,吃住游每年进账七位数以上,不客气的说法,我现在就是土壕。这次本想把聚会安排在观光园,花费我全包,但李大部长说不妥,那样会触痛有些同学的敏感神经。老班长的善解人意让人不得不佩服。
                               

 
  离聚会尚有两天,老魏己到达。老魏打从毕业再没见过。我打电话派人接他,他说不用不用,已快到宾馆了,我急忙往宾馆赶,半路上又接到电话,杜皮他们几个已下高铁,在火车站等着,非要让我派豪车接他不可。这个杜皮,不是找事吗?高铁离宾馆三百米远,站在西广场可看见宾馆的招牌。没办法又给公司打电话安排。

  到了宾馆,寻找心目中的老魏,停车场、大堂找个遍也没见老魏。正在着急,从花池边站起一个人。

  “猴子,我等你呢!”

  旁边一个妇女领个半大孩子也站了起来。

  喊我的人头发灰白,满脸皱褶,穿一身明几几的西服,一双旧布鞋,看上去有六十多岁。

  老魏呀,我听出来了是老魏,我跑上前一把抱着他,泪水夺眶而出,哽咽着说不出话。老魏也吭吭哧哧,喘着粗气,能感觉到他身体地抖动。

  相拥半天,老魏把我推开,我想问老魏为啥变成这样。他没给我机会,抢先介绍身边的一老一小。

  “这是我媳妇,乡下人,甭见笑哈。”女人笑的有些羞涩,脸上泛起红晕,也不看人,低头拧吧两个指头。

  “这是我二妮,小杏。”老魏话刚落音,小姑娘赶忙叫叔叔好,声音甜脆有自信,白净脸,大眼睛、长睫毛,长得很像年轻的老魏,十分耐看。

  “这就是厚总,大学我上下铺,甭看他年轻面嫩,比我大两岁呢,小杏以后就叫厚伯。”

  “厚伯好!”小杏知错即改,脱口叫道。

  司机走过来,说房间安排好了。几个人提着大包小包,进了宾馆。

  我刚把老魏他们安顿好,杜皮到了。几个人在前台吆三喝四,杜皮中午高了,非要让服务员带着找猴子,小姑娘不知啥意思,说我们这是住人的,要找猴子你到动物园。

  小姑娘的话惹恼了杜皮,柜台擂得嗵嗵响,并飙出脏话。服务员委屈的哭了,来了几个年轻高大保安,拧住杜皮的手要往派出所送。好在我及时赶到,宾馆人大部分都认识。我问明情况后,代杜皮向小姑娘赔理道歉,保安这才放人。这个杜皮,都半百的年龄了,脾气还这么火爆,每次来都给我添乱。

  我把杜皮他们送入房间,本想数啰杜皮几句,但杜皮已躺在床上鼾声大作。屋里一个大酒气,冲得我直发恶心。

  晚上,我在宾馆摆了一桌,主要是想招待老魏一家,杜皮他们也参加。我们这的规矩是主宾坐上席。老魏一家先到,我们在叙话,老魏说过得好的很,吃穿不愁,还有钱花。杜皮他们姗姗来迟,进屋一屁股坐到上席。可能是己不认得老魏的原因,也不和老魏招呼。我介绍是老魏后杜皮才慌忙起来握手,并把他往上席让。老魏死活不坐,后来大家说把主席给长生留着,大家才纷纷落座。杜皮把中午发生的事忘得一干二净,带头先干一杯,三两的杯子一饮而进,老魏称胆结石不能喝酒,端个茶杯在每人面前扰,并微笑着忙不迭的道歉。杜皮他们见老魏不喝,也少了兴致,几个人小口饮啜。因杜皮他们是常客,我也没有多劝,整个晚上酒桌上没高潮。

  饭局快结束时长生来了电话,说有事走不开来不了了,让我把同学们侍候好。我又招呼大家喝了几杯才作罢。

  饭后,我照例安排司机带着杜皮他们去K歌,我和老魏来到花园散步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