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不能遗忘的
2017-10-27 来源:平昌关镇    作者:陈韩杏        
  走过,遇过,看过,才知道时间的美好有诸多,即使脑中的印象已被时间冲淡,但翻开记忆的篇章总能忆起时光的美好。

  又是一年多雨的夏季,清晨便下起淅淅沥沥的小雨,我站在阳台上准备出门去图书馆,随手拿起放在墙边的伞,拎起书袋下楼去。

  在门口站着,雨势渐缓,声音也弱了下去,轻柔沁人心脾,我撑开手中的伞。咦?家里什么时候有了把红伞。于是瞬间片断性的记忆便冲了出来。

  那年正值我八岁生辰,妈妈说要送我生日礼物,我眼睛一亮,刹时有了企盼的光彩。谁知妈妈竟随手递给我一把伞,那伞颜色是暗红了,老而深沉的颜色,对于年少的我来说太过怪异了,我不喜极了,何时妈妈的眼光变得那么差了。

  “我不要,太难看了。”年幼的我丝毫不顾念妈妈的感受。

  妈妈什么也没说,只是抚了抚我的头。我不愿接受丢下伞进了房间。

  从回忆中醒来,我轻笑“原来这伞被放置了多年。”我不再像当时那般抵触,撑着伞,徒步向图书馆走去。

  “妈妈,我不要伞,你走吧。”

  “哎,拿一把,雨下着呢!”

  我被声音吸引过去,望见了声音的来源,看样子是周末补习的女儿与正送她上学的妈妈,似乎女儿不愿打伞,

  那位妈妈正追上她送伞。“追她送伞,追她送伞。”我嘀咕了两句,心中一惊,禁锢在枷锁里的记忆涌了出来。

  那是一个下着雨的日子,妈妈执意让我拿上伞,我瞥见她手上那把红伞,不喜极了。妈妈把伞递到我手中,我下意识闪开,她无奈强往我手中塞去,我把手撇开,起身欲出门。

  “拿着吧,下大了会淋生病的!”她的眉头紧皱,神色匆忙。

  我不搭理她,径直走出了房门。门外的雨“啪嗒”下个不停。

  我起身欲直接跑去学校。

  “孩子,伞没拿呢!”我不顾身后母亲的呼唤,狂奔着。猛然回头看见了追向我的母亲,她不似我孩童有力,怎么能追上我,我心一软,停了下来,妈妈赶上了我,把伞直接塞到我手里,什么不说转身离去。我头上多了片红色的天空,雨中多了个淋雨行走的身影。

  我回过神来,不知不觉地把视线落到了伞柄上,妈妈雨中追赶我的场景又重新映在我的脑海里,我抬头望了望下方红色的天空,下意识握紧了手中的伞。

  那把褪了色的伞,又重现以前如火的热烈。

  那红色,热烈如火,让我的视线不敢移开,也不会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