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剑 诗
2017-10-23 来源:明港一中八四班     作者:焦泉然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走进唐诗,就会发现“剑”这个字出现的频率极高。没有哪个朝代像唐朝一样,咏剑的诗句竟如此之多。历数唐代的著名诗人,都有飘逸的剑影为其诗歌伴舞。

  那是个尚武的时代,古道通衢,酒肆驿馆,男儿佩剑在身,大约如手机于现代人一样普及。战国时期,屈原诗中多有兰花、香草的描写,以示高洁的人格和操行;而在唐诗里,花草变为宝剑,这种变化涌动着唐人建功立业的勇武精神,洋溢着雄风和壮志。

  诗如其人,剑亦如此。剑是人格的象征。“雄剑挂壁,时时龙鸣”的李白与剑的缘分最深,他的剑出神入化:“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白居易的剑宁折不弯:“我有鄙介性,好刚不好柔。勿轻直折剑,尤胜曲全钩”。白居易以“折剑”自勉,抒发铲除弊政的愿望:“不如持我决浮云,无令漫漫蔽白日”。而李贺虽有“玉峰堪截云”之利剑,奈何“天荒地老无人识”,难脱怀才不遇的命运。孟郊的剑也有无用武之地的苦闷:“平生无恩酬,剑闲一百月”。杨凌的剑更是空留遗恨:“一生孤负龙泉剑,羞把诗书问故人”。

  唐诗里的剑多有理想与希望的寄予,往往互赠宝剑以壮前程:杜甫有诗曰:“少年别有赠,含笑看吴钩”;牟融亦有诗为证:“感君三尺铁,挥攉鬼神惊”。在离别之时,宝剑又承载了心心相印的牵挂:“慷慨倚长剑,高歌一送君”(王维);“双剑欲别风凄然,雌沉水底雄上天”(李益);“游人武陵去,宝剑值千金,分手脱相赠,平生一片心”(孟浩然)。

  如今仗剑远游已是不可复制的生活方式。作为冷兵器的剑湮没于历史的长河,唐诗也成为绝唱,然而,唯美的意象永存!

  指导教师  孙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