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一个孱弱的王朝 一曲哀婉的悲歌
2017-09-08 来源:五里镇    作者:邱长流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陈桥兵变”让赵广胤这个武将走上了历史舞台,演绎出“大宋”从960年到1279年的辉煌历史。

  兵不血刃而黄袍加身让赵家王朝多少缺失了几分霸气,可改朝第二年就以荣华换取权力的“杯酒释兵权”则更体现了赵广胤的治世风格,同时也让“大宋”王朝从此脊梁尽失。至此,文人从幕后走向台前,亦步亦趋,战战兢兢;武将从台前隐退幕后,尽享福贵,如醉如梦。随着赵广胤在北征途中猝死,皇位传给了兄弟赵光义,大宋王朝的最后一点虎气也消失殆尽。

  邻黄河而建的大宋都城“东京”,虽然位居世界诸京之首,却从来也没有直起过腰杆。黄河沿天山山脉奔腾直下,到这里又折而向东。千万年黄河泥沙的堆积,让这里土壤肥沃,物产丰饶,农业发达,富甲天下。然而,建立在黄河冲积平原上的都城却不稳固。东京汴梁头顶滔滔大河,随时就会有灭顶之灾;开封脚下却是绵延千里的平原,这温婉多情的水乡承载不动帝王世家壮马强兵的雄心。大宋不只有地利上的“天险”,也有“人和”上的不足。契丹——辽国早在907年,大宋成立之前就已经崛起,与宋的征战不言而喻;1038年,西夏的建立,无疑让大宋的处境雪上加霜,宋、辽、夏三足鼎立的局面由此形成,只是宋朝从来没有居于主导地位过。然而金国的迅速强大则让宋朝由此走向灭亡的道路。1115年金国建立,1127年,北宋就灭亡了。可笑的是,北宋在灭亡之前还在协助金国攻打辽国,却不知在辽国灭亡的两年之后自己也走上了“靖康之变”的不归之途。

  我们传颂杨家将,可能平心静气看完《杨家将》的又有几人?一曲曲战歌,一次次失败。金兀术、萧太后、韩德让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劲敌,杨继业、杨大郎、杨二郎、杨三郎……杨六郎、杨七郎,是我们心中忠烈的象征。然而,征战的结果就是割地求和、纳税进贡,以企求片刻的安宁。杨氏一门,尽成忠烈,北宋一朝,全是议和。宋徽宗虽有文采出众,却难振朝纲;《清明上河图》虽然反映了东京汴梁的繁华与鼎盛,却无法坚固大宋王朝的帝王根基。徽钦二宗和皇室10000多人被掳北上,让大宋颜面尽失,威严扫地。也许,昏愦的皇帝只是觉得,自己能留下一条活命就是最好了吧,可惜了那么多的仁人志士。

  赵构与他的老祖宗赵广胤相比,身上更少了虎胆熊心。在逃难的路上,众大臣不思救主,不谋江山社稷的收复,却贪恋暂时的安乐,贪图一时的安逸,拥立年仅20岁的赵构做了皇帝。南宋152年,赵构做了35年皇帝、25年太上皇。赵构不但胸无大志,而且心有大病。我们骂秦桧,我们颂岳飞,其实,一切的一切皆因为当朝皇帝。赵构的帝位是捡来的,名不正言不顺;赵构的皇位是不稳固的,因为还有徽钦二宗在。所以,在岳飞誓捣黄龙,将与诸君痛饮之时,就会有奸臣进谗言。救徽钦二宗回来是无法被理解的,让徽钦二宗南归是不能被支持的。十二道金牌拦住了岳飞挥师向前的脚步,也让南宋错过了最后一次挺起脊梁的机会。不过,在风波亭上,赵构用的不是赵广胤的美酒,却是以“莫须有”罪名而赐的毒酒。“莫须有”解决了武将的兵权,也解决了武将的性命。从此,赵构偏安一隅,过起了儿皇帝的逍遥日子。西湖的美景陶醉了南宋君臣,江南的暖风酥软了英雄的壮志。

  武将退避三舍,文臣慵慵碌碌。南宋战术不行,战略也不怎么样,自己仅存的一点点家底,不是用来自卫,而是用来走他们老祖宗的后路,帮助元攻打金。金、元、宋三足鼎立或有可能长久,可是在南宋君臣的决策下,自己付出了一切,也输光了家底。当蒙古铁骑踏进杭州城,也踏碎了南宋一直苟延残喘的美梦。1234年元灭金,1279年南宋灭亡。

  《大宋,东京梦华》用写实的手法,一一再现了大宋王朝由盛到衰,由强到弱的六幕四个场景。场面巨大,制作浩繁,舞美、音乐、场景美伦美奂。坐在湖边,看到一幕幕场景真实再现,犹如身心又重新回到九百多年前那个辉煌的年代;一队队兵马擦身而过,似乎自己真的置身于那个战争的场面。辉煌的宫殿流光溢彩,成群的宫娥飘飘欲仙。东西商贾往来帝京,南北蛮夷虎视眈眈。刚刚还是万国来贺,转眼又是杨家将战袍加身。金鼓齐鸣,画角声声,看穆桂英威武雄壮,飒爽英姿。紫金冠压双鬓,帅字旗震乾坤,战马嘶鸣着疾驰而过,战袍浸透强掳的血渍,似乎刚丛战场上冲出,似乎远方还在战斗。

  蓦然回首,冷冷的空气让思绪又回到了现实生活中,一切都已经过去,那一个朝代的兴衰已经成了过眼云烟。苏轼的《明月几时有》虽然豪迈,却不及柳永的《雨霖铃》温婉多情。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