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难忘的老伴
2017-06-19 来源:平昌关镇    作者:马旭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举杯独饮无人陪,抬头看到老伴的遗像,分明是看到了老伴温和的笑容。四十年前,我从民办教师的岗位上考入河南大学政治专业本科学习。当时是在打倒“四人帮”后才开始统招,学校装不下这么多学生,就把信阳市的学生成立一个大班,采取函授的方法,每季派讲师来上一个月的课,因为大家都是有岗位的不能丢掉工作,讲完课后,有关课程以书信来往形式自学。这一来,进城的路费、伙食费、资料费和熬夜的煤油就开支大了,当时我家庭兄弟姊妹多,吃饭都上顿接不着下顿,全靠当教师的工资和老伴挣工分负担全家开支,困难很多,我犹豫了,有点不想上大学的想法。
   
  老伴嫁到我家时不识字,我也尝试着教她学识字,但因生产劳动、家庭生存的负担太重,她没有坚持下业。老伴不善言语但很懂事,见我背负着如此重担,劳动更加积极了,由于她在生产队老实能干被大家选为妇女队长,我也以她能受人尊敬而为荣。
   
  有一次,她看到我夜晚从学校备课回来已九点多了,按学习计划我还要学习大学课程两个小时,由于我新婚不久,想上床睡觉,老伴一推我说:“急什么?我也跑不了,马上学,我陪你。”说完,她下了床用扇子给我扇风降温,我只觉得背后丝丝凉风,沁入心脾,头脑清醒了许多,她几次瞌睡掉了扇子又捡起来继续扇。我催去睡她不肯,直到陪我做完作业。看到她的辛苦,我于心不忍,钻进被窝后我提出不上大学了,她一听,一脚把我从床上踹下来说道:“你不上,我就走。”从此,我再也不提不想上大学的事了。苦读五年,终于拿到了大学本科毕业证书。
   
  我调到政府工作时,农村已实行了联产责任制,我家人多一下子承包了十亩地,由于我在外地工作路远工作忙回家少,家里她就成了主要劳动力。我在农忙季节请假或者利用夜晚回家和她一起犁田耙地,春种秋收,说真的,那时候真是累死累活呀。看着她双肩难担家重任,我又产生了不想在乡政府工作的想法了。闻听此言,这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竟做起我的思想工作了:“你已经是公家的人了,是你十几年寒窗苦读换来的,多少人想当官没那个材料,你咋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你好好干工作,不要过多的担心我,将来我和孩子还要跟着你享福呢?”
   
  我退休以后,老伴随我住进了单位,我无官一身轻又自学了三年律师专科,还参加全国律师资格统一考试,新旧知识加在一起,为群众做些法律服务倒也得心顺手,倒是整天人来人去打扰了老伴安静的生活。这时我又产生了啥不干光玩的想法,老伴一听就说:“你要光想玩,我就把家里的书都当废纸卖了。”我这个爱书如命的人一听这话便哑口无言,干吧,有点余热就发点余热吧。
   
  65岁之日,老伴俏然离开了她无限热爱的家,离开了这个世界,根据她生前的安排,我把她安葬在公墓,让她在地下等我,我还要与她作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