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布谷声声催农时
2017-06-07 来源:胡店乡中心小学    作者:程庚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布谷布谷、布谷布谷”,今夏,又闻布谷鸟的欢唱,这声声啼鸣在每年芒种的季节几乎昼夜都能听到,旷野里,那响亮而略带苍凉的叫声听起来显得既熟悉又亲切,声声布谷亦勾起我对乡事,乡情和乡村的回眸与追忆。
     
   “布谷布谷,割麦种谷”,想起打小就知道的这句农谚,我情不自禁地迈开步子走进这满眼丰收在即的田野。殊不知,五月的乡村早已是人头攒动,机声轰鸣,一派忙碌的景象。旱地里的油菜、大麦已经开始收割了,花生正在点播,成片的小麦展露锋芒,已趋金黄,骄阳下静悄悄地期待着开镰收获的喜悦。一块块儿水田被现代化机械设备平整得黏黏糊糊的,一边是已经插好的整整齐齐的秧盏儿,一边是扎成把零零星星散落待插的秧头。烈日下,一顶顶草帽在水田里慢慢漂移,上午还是一块儿不小的白田,下午已被嫩绿覆盖,娴熟的技巧成就了一件件杰作。远望成块儿的秧田,幼嫩的秧苗有序的排列在里面,田水在阳光的照射下泛起一闪一闪的明亮。几只长腿白鹭悠然地漫步其间,寻觅着难得的丰盛晚餐,饱食的几只则尽情翩飞,嬉戏于上空,好一派恬美和谐的田野风光。一对夫妻边弯腰不停的插秧,边不忘讲着打趣的笑话,阵阵开怀的笑声为这繁重的劳作增添了些许的兴致,操纵着机器的壮劳力偶尔还会飘送几句动情的唱词,这个季节,透着麦香气息的田野负重而又不失动感之美。
     
  想来这布谷鸟真是可爱又神奇。千百年来,人们早已熟悉了它的叫声,懂得了它的语言,有经验的老人说:布谷鸟儿开了唱,苦命农人别赖炕。这句话儿时就深深刻印在我的脑海。每逢6月芒种之前,布谷鸟就会如约飞来,用些许沧桑的声音不分昼夜的催促着庄稼人趁天收播,唯恐错时误了农事,一声声、一阵阵催人早起,叫人晚归。大自然真的也是人尽其才,物尽其用,农村的孩子懂事早又指得,每当“三夏”农忙时节,只要是休息日或是放了学,大人们都会给安排个力所能及的活,帮父母搭把手,放牛、拔秧、晾衣服、抱麦铺、点花生米、烧锅添柴、给大人送饭等等。但无论怎样小孩子还是难以完全理解大人的心,难免有时因贪玩躲懒误了活而遭受父母的责骂,于是就把一些怨气撒在了布谷鸟的头上,一心想着这鸟如果别那样积极的喊来喊去,催上催下的,哪会有这么赶忙,于是乎村里的小伙伴们就聚在一起出主意想办法,挖空心思合计着怎么把它从村子里驱逐出去。然而,布谷鸟对于孩子们来讲又是那么的神秘不测,它好像很是害羞,大多栖息在茂密的树林里,且动作敏捷,飞速极快,人们往往也是只闻其声,难见其形,偶尔也只能从高空一飞而过的姿态上知道它与常见的斑鸠、鸽子体型极为相似,同样是通身暗灰色,布有花斑。诚然,闷热的林子里,尽管孩子们再怎么蹑手蹑脚,极尽所能,也难以近其身,更别提捕获了,直到如今,它的尊容也未能有幸仔细端详。           
     
  由于数量不多,总感觉大自然就指派了几只专门来负责一个地方的农事,叫了这村,飞那村。所以每当听到“布谷、布谷、布布布谷”时就如同那“快播、快播、快快快播”的紧促声,撩人心急,催人加速。如今想来,儿时那些天真的想法真的是滑稽可笑又不可取,那时,我一个孩子又怎能会理解这生灵是带着上苍的任务而来的呢!它勤劳不求任何回报,它把爱心播撒给丰收的大地,它把温情传送给辛劳的大众,那起早贪黑,不辞劳苦的鸣叫除了唤醒沉睡的人们外,也同样包涵着对夏收的祈愿。或许是不知疲倦和频繁用心的叫喊累伤了喉咙,它的嗓音听上去总会带着点滴的沧桑,或许是它年复一年目睹了劳作的不易进而体会到了农民的艰辛,它的嗓音在空旷的原野又透着一丝幽幽的哀怨。总之,它是尽力的,它是有责任感的,那声音是温馨的提醒,是急切的督促,更或许是同情的呐喊。
      
  在与自然的朝夕相处中,伟大的劳动人民把草木的荣枯,候鸟的迁徙,物种的生息等自然现象与气候变化的规律联系在一起,适时安排农事,早已形成了一种生生不息的农耕文化,凭着这个经验续延了一代又一代。改革开放几十年来,社会早已趋向多元,农民的收入也已从单纯的农业有机会渗透进工业、服务业,尤其是近年来进城务工流导致大片农田少了种季,甚至出现闲置,很是可惜。纵然国家想方设法去减轻农民负担,免了公粮,出台了地亩补贴、粮种补贴、农机补贴等惠民政策,农事也早已脱离了过去全靠牲畜耕种,肩挑背驮的困境,但抛荒现象依然存在。与惜土如金,视田如命的岁月相比,我的心中不免生发出淡淡的悲戚。因为小的时候,常听老人们这么说:民以食为天,荒了地是要饿死人的。
     
  星转斗移,时光轮转,信息化年代,人们早已不会再拘泥于用老黄历和老经验来处置农活了,面对这沧海桑田的巨变,面对这气候物象的变迁和人为科技的调控,布谷鸟或许同样看在眼里,急在心上,它是否也在怀疑自己的鸣叫已成多余?声声啼鸣还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和认可吗?不管怎样,时至今日,在千变万化中始终未变的是布谷鸟的如约,它依然在尽心尽力的重复着千百年来无休止的唠叨。一切坚持源于热爱,一切勤奋源于执着,一样的时节,一样的腔调,一样的忙碌,它辛勤的啼鸣,他忠诚的坚守岂不正如祖祖辈辈的庄户人对土地的热爱,对农村的坚守吗?不知怎的,今年的布谷声听起来格外响彻,皆因我只是坚信土地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根本,这熟悉的布谷催农声永远不应也不会成为历史。
     
  “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同样的声音除了传统的催促,是否含有诧异,是否含着悲情,是否亦有警示,除了它能知道,恐怕用心的人们也一定能体会得出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