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麦收时节忆往昔
2017-05-31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刮瓢刮锅,割麦插禾”,伴着布谷鸟的叫声小麦由青转黄,尽管早已丰衣足食不必担心口粮,布谷鸟的叫声几十年来依然没变,回乡时听起来倍感亲切!
  
  现在的人种田省事儿,旋耕机深翻,撒上麦种再喷一遍化学除草剂就不用管了,旱了浇一遍水,多数时间让麦苗自由生长。年轻人挣钱的门路多了,也不指望靠种小麦致富,但老人家不忍心让田地荒芜,于是东一块儿、西一块儿的麦田分布在田野上。麦收更方便,收割机一响,只等着张开口袋装麦子就行了,趁天晴晒两个太阳就出售,根本不必担心存粮占地方或者老鼠偷吃。想着在城市水泥森林里长大的女儿没有经历过农事儿,分不清小麦、水稻,就揪下两珠麦穗儿带回去,顺便给她讲讲“粒粒皆辛苦”的缘由和我们童年时代随着季节变换做的家务活。

  我们豫南老家一年麦稻两熟,中秋节后收罢稻子就开始犁田种麦,没有机器,使唤耕牛犁田又累又慢。种麦前后半个月几家合养的水牛白天不得闲,晚上就加料喂,常常用稻草包黄豆裹成草把子塞到牛嘴里。为了让牛吃饱多出力,大人总是喂牛到半夜才睡。随着年岁增长,我也能帮大人喂牛,毫不惧怕水牛的有力的双角,倒是奇怪凸凹不平、长满毛刺的牛嘴真大,能把酒瓶子那么大的草把子顺顺当当地吞下去。我机械地重复同样的动作觉得乏味无聊,就看着水牛的平和、澄澈的大眼睛,它不喜不怒,信任地吞下主人准备的草料,不知道水牛在咀嚼反刍的时候会不会像我一样在琢磨彼此呢!犁、耙田地撒种后,还得费半天功夫把大坷垃打碎,好让麦苗顺利出土。记得小学四、五年级时,种麦时节老师带领我们去村里的试验田(现在想来估计是村干部的田)打坷垃,顶着毛毛细雨挥舞着锄头不以为苦,倒因为老师一句“真能干”干劲儿更大,农村的孩子就是实在!麦种撒下去还得防着鸡鸭、鸟雀偷吃,给挨着村庄的麦田围上篱笆,再扎几个稻草人,终于可以歇歇啦!

  待来年开春麦苗分蘖拔高的时候野草也开始疯长,农民又忙着锄草,尽可能把那些跟麦苗争肥夺水的杂草消灭光,好让麦苗茁壮成长,结出沉甸甸的麦穗。人们对待庄稼比对待自己还要尽心用心,半年的口粮全靠这小麦呢!但杂草是锄不尽的,麦田里最多的是燕麦和叫作劳动秧(又称为野豌豆)的爬藤植物。在小麦扬花的季节,劳动秧开着紫色的花朵给碧绿的麦田增色不少。小麦灌浆后我们把劳动秧连藤带根地薅起来,摘下豆荚煮熟当零食吃,藤叶喂猪,一举两得。但大人怕踩坏麦棵禁止下田,只能在田边上扯几棵。那一段时间常常听见“刮瓢刮锅”的鸟叫,不知其意,母亲说青黄不接吃食不够了,我深以为然。有些书上说是“布谷布谷”,我认为没有“刮瓢刮锅”来得形象!

  以前的麦田很少打农药,吸引了以昆虫、草籽为食的青蛙、鹌鹑等在麦田里安家,孵化下一代。跟着父母割麦,最常见的是绿皮肤的小青蛙蹦跳而过,偶尔也能在麦田中央遇到一窝嗷嗷待哺的小鸟。听起来割麦是一件趣事儿,但是不亲身经历过怎能体会其中的辛苦呢!

  割麦要起早,趁露水湿润麦穗赶紧割,否则太阳暴晒后麦粒容易崩落。每年的麦收季节,太阳特别威猛,天地间如一口蒸笼,乡亲们顶着火爆的阳光、挥汗如雨,在田里劳作,收割一束又一束的金黄麦子。尽管穿着长衫长裤,但是锋利的麦芒无孔不入,刺的手脸一道道细细的看不出的伤痕,泡着汗水火辣辣疼。汗水不住地流进眼睛里,淹得眼睛一片模糊,难受得要命也不能停歇,还得提防脚下锋利的麦茬别刺破脚脖子。因为成熟的麦穗遇上连阴雨会发霉、出芽,造成减产,磨得面不能做馒头,只好炕面饼子,刚入口觉得甜味十足,嚼了几口才发现太黏费牙,不吃吧又要饿肚子。因此在收麦的那几日,老人孩子都下田帮忙搂铺子、捡麦穗,力争趁天晴早日把麦捆子挑到打谷场上垛起来。

  空下来的地要翻耕,翻耕后要泡水,泡了水要平田,平了田又要插秧。季节不等人,所有这些活都要在那紧迫的日子里忙完。我们上小学、初中时因为民办教师多,每逢收麦割稻都放农忙假,真正是做到了学习劳动两不误。忙完这一季,人一个个被晒得黑黄黑黄的,瘦了很多,记得上初二那年农忙假后返校上课第一天,年轻的数学老师因为劳累过度住进了医院。

  秧苗插下去,隔几天就得抽水漫灌一次,忙碌的夏收也接近尾声。选一个晴朗的日子约好打场的拖拉机手,自家叔伯兄弟都来帮忙铺场、翻场、扬场,临近傍黑才用竹篓把麦粒一担一担地挑回家,心里暗暗估量今年的收成并与邻家做比较。母亲几日前就把那几口大缸挪到院子里晒过,别看它们笨重难看,盛放粮食确是好用,老鼠的尖牙利齿奈何不得,又能防潮。待田地里收拾妥当,母亲得空儿淘洗两箩筐小麦,挑捡去石子儿、砂砾,晒干后挑到加工坊磨面,蒸一锅筋道的地锅馍,却总抱怨自家的面黑,做的馍馍不白。现在天天吃着买来的精制面粉做的炫白的馒头却怀念着当年粗糙的馍馍。

  日子飞快流逝,童年早已抛在身后,但我珍惜粮食、节约粮食的习惯倒是顽固地保留了下来,"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实含义也只有经过麦田拾穗的现场,看到又脏又累的收麦场面,在刺眼的阳光下感受到麦田里的热浪滚滚而来,才能真切体会到农忙的辛苦。我常常对孩子说要珍惜粮食,但愿她能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