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盈盈一水间
2017-05-25 来源:五里镇中心小学    作者:张梅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近几年,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反复翻拍,看得不多,但让我自然地想到金庸先生笔下芳姿各异、性格迥然的女子,想到胡夫人,想到任盈盈。这一次,更多、更深的是盈盈。
 
  又浏览了一下《笑傲江湖》,对于盈盈有了更具体的了解和体会,愈加喜爱。很想写些什么,来寄托我内心诸多的情绪抑或感怀,怎奈一支拙笔在手,竟不知从何诉说,心里似乎乱了。但细细想来,却又如此清晰......
   
  “盈盈”有水流清澈之意,也表示举止仪态美好,此外也指快乐的神情和喜气的氛围,我觉得,无论哪层含义,都适合任盈盈。

  绿竹巷的初次相识,让盈盈了解了令狐冲多舛凄苦的身世和纠结痴迷的情感。或许女孩子天生有一种母性,对于这样的人有一种特别的悲悯和疼惜。正如苗若兰曾对胡斐说:“我那时候只有7岁,我听爹爹说你爹妈之事,心中就尽想着你。我对自己说,若是那个可怜的孩子活在世上,我要照顾他一生一世,要教他快快活活,忘了小时候别人怎样欺负他亏待他。”另一方面,令狐冲对小师妹的深情厚意也让盈盈看到一个至情至性的男儿,这样重情的男子定是懂爱的、可爱的、可靠的。但盈盈只说了句:“缘之一事,不能强求,古人道得好‘各有因缘莫羡人’,令狐少君,你今日虽然失意,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最后又道:“江湖多险恶,自多珍重”。已经微露情意。此外,在绿竹巷,令狐冲学琴二十多天,对前辈敬重有礼,学琴颇快,尽显聪慧。
 
  再次的相处时他们都受伤了,却颇有意趣。令狐冲不甚滚下山坡,盈盈心急跟下,湖中倒映出她美丽动人的容颜,而她自己却浑然不觉,只知关心令狐冲。令狐冲情不自禁吻了她,结果挨了两巴掌,羞涩的女儿形象跃然纸上。他们一起修养了十几天,令狐冲的伤势却没有明显好转,盈盈一句:“你一天比一天瘦,我...我...我也不想活了。”;而她当着令狐冲的面命祖千秋他们追杀令狐冲,他却误会她,逼的这个害羞的人儿说出她的绵绵情意:“我叫祖千秋他们传言,是要你...要你永远在我身边,不离开一步。”真是慧敏用心,因为武林人士追杀他,只有在盈盈身边才是安全的,她想保护他照顾他!这些简单真切的话让人...难以言表,只感到我的心很沉。
 
  又想起绿竹巷初识,她为了帮令狐冲调理真气,奏琴催眠,令狐冲睡梦之中,仍隐隐约约听到柔和的琴声,似有一只温柔的手在抚摸自己的头发,像是回到了童年,在师娘的怀抱中,受她亲热怜惜一般。我想,这些都是盈盈温柔细腻的母性体现吧。
 
  有人将盈盈和胡夫人相提并论,相貌、琴棋书画的才情就不说了,主要认为她们同样豁达宽容,温柔且善解人意,懂得所爱的人,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在外人面前端庄贤淑,大事前冷静从容、智勇皆有,在爱人面前却天真可爱、小鸟依人、体贴细致、柔情绵绵。
 
  盈盈其实和令狐冲一样深情而专注,她对令狐冲的爱情真挚而无私,博大而宽容。她知道并理解也体谅令狐冲对他小师妹的情意。她不像金庸笔下其他女子吃错、耍性子,甚至不择手段,或者走向另一个极端,付出的失去了自我。她有自己的主见、性情,总是不动声色的帮助令狐冲,无论是在他出任恒山派掌门时,还是后来左冷禅的阴谋武林大会上,甚至在最后和东方不败的决战中,盈盈都表现了相当的智慧,给予他及时且恰当的帮助。

  然而,在令狐冲从少林寺救出为他软禁的盈盈,感激道谢时,她聪明,看他只念相救之恩,不提相爱之情,直接道破“你直到现在现在,心中还是在将我当作外人”。她没有因为感激而感动,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她对感情的感觉是明确的。但她不像赵敏那么强势明显的争取,也不似小昭只顾付出毫不争取,她不需争取,只是在暖化,在等待。

  令狐冲对盈盈愈加情深,也发誓要好好爱护她,但当他面对小师妹,仍忍不住四目深情,救她于危难,甚至甘心空手入她利剑之上,全然忘了对另一个女子的承诺。盈盈没有埋怨,她能体谅,这种性情不正是她珍视的吗?之后,她亦是帮助过灵珊,没有和她有过什么不悦,盈盈内心是明朗的、自信的、博大的。不是不在乎,不是不爱,而是爱的深切!后来令狐冲对这段感情全然放下了,盈盈说:“直到此刻,我才相信,在你心中,最终念着我多些”。简单平淡的的话,让人感到一个可爱女子的耐心等待与宽容,患难惊怖之后的爱情终于由青涩转为甜蜜!我想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冲盈的感情是成熟而理智的,也说金庸小说中最无私的爱情当任盈盈莫属。

  有人说,爱一个人,不是要给你觉得最好的,而是给他他觉得最好的。任盈盈不曾为令狐冲去死(当然,必要时,我相信她会),但是却给了令狐冲最需要的东西:在他失意时,是她在聆听;在他落魄时,是她在奔忙;在他刀光剑影时,是她在默默相守;甚至在他感情乱套时,也是她在宽容地耐心地给他疗伤恢复的时间,不急不躁地等待他静下心回来。还说,任盈盈有些心态和作为,很有点像胡夫人的意思。只可惜令狐冲不是胡一刀,不能明白任盈盈的心。不过,在后来生死相系时,他明白了!天地间,眉目前,只有一个盈盈!阿朱为了爱人壮烈而死,留下孤苦伤痛的乔峰。她不知道乔峰不想她死,要她活,要她陪他塞外牧羊。

  令狐冲不想接任日月神教,盈盈了解他的性情,并不勉强,尊重他的选择,让他去做了恒山掌门。最后,还和他这只大马猴一起笑傲江湖,真是娇憨可爱!

  事实上,在性情上,冲盈还是很相契的。当初任盈盈正是不喜江湖生杀,远离日月神教的政治斗争,才避世于洛阳绿竹巷,弹琴自娱,舞剑冶情。是对世俗的淡然,对自由的追求,也是个性的舒展。可能,感情便是她唯一重视的。

  又想起《雪山飞狐》中胡一刀所说:世上最宝贵之物,乃是两情相悦的真正的情爱,绝非价值连城的宝藏。

  有人说,胡一刀夫妇的爱情,真正称得上一种典范。而金庸小说中另一对爱情典范应该说是令狐冲和任盈盈了。任盈盈豁达大度,聪慧机智,和任性胡闹的令狐冲正是可爱的一对。虽是一家之言,但管中窥豹,可见一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