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一“槐”沉香意悠长
2017-05-16 来源:胡店乡中心小学    作者:程庚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芳菲将尽四月天,落英缤纷碾成泥,惜别三月的桃红梨白,百花竞放徐徐谢幕,四月用满眼的浓绿悄然承接着争奇斗艳后的沉寂,宛如高山流水间的一曲琴音,虽然清丽婉转,悠扬流韵,却总感觉一种幽深孤独,哀伤幽怨充斥其间,一丝莫名的感伤顿然生发于心怀。是对花常开的过度奢望,还是对春易逝的过于敏感,总也说不清,道不明。在这略显压抑和郁闷的时节,那宛若白雪藏于林间的树树槐花,总能用绵延的清香去续写暮春的芳菲,去打开我蒙尘的心窗,掀开尘封的记忆,进而敲开我沉睡的诗行。因为,那一挂挂槐花就是一串串散发着清香的童梦,蕴涵着一怀怀炽烈的爱恋,挑挂着一段段经典的回忆,谱写着一曲曲不朽的生命凯歌,愈久弥坚,沉香萦绕。
   
  一树槐开,绽开着暮春的芳菲。春风十里,又闻槐香,这是继桃李闹春后,木槿榴花尚未纵放展容的间隙难得的一幕,填补了晚春的空白。年复一年,我钟爱着带刺的洋槐,缘于槐花甘于沉寂的纯真与洒脱。槐花有着俏丽但很素洁的花容,朵朵如雪,晶莹剔透,冰清玉洁,纤尘不染;槐花从不娇媚,不造作,不炫耀,不张扬,朴素到唯有一身的洁白默默陪衬着绿叶,淡淡的素颜却清爽,甜甜的芳香却醉人。驻足凝望,那一身纯白轻柔的衣袂微风中肆意舒展飘逸,情悠悠,梦悠悠。剔透的露珠附在花上,更显其娟秀娇柔,笑靥流光,那高贵的风韵,纯洁的灵魂,纯美的生命,欣然入心,春情满怀。一树槐花十里香,香甜引蜂访花忙,“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早已记不清有多少可爱的小生灵与自己亲昵了,短暂的生命却润甜了养蜂人辛勤的汗水。一季的辛劳,一生的浪漫,这正是“槐林五月漾琼花,郁郁芬芳醉万家,春水碧波飘落处,浮香一路到天涯。”绽开的槐花唯美着初夏的时光,四月亦在槐林荡漾,槐花漫香,醉心赏槐,忙于采集中依然芳菲尽染,生机盎然。
   
  一树槐开,打开我蒙尘的心窗。或许是心理定式,或许已是多愁善感的年龄,每年的清明四月一直略显低沉、抑郁、寡欢,我的回忆、追思、感伤无时不裹在清风里,凝在云雨端,心灵之窗粘附着细尘,太多的愁绪无从排遣,我渴望阳光的透射,我渴望花香的润泽,这是一种无以言表的感觉,即便心与心的沟通都难以解决这无名的怅然。每每此时,我习惯了让孤身置于旷野,漫步林间,槐花!只有槐花此时才会像一双含情的酥手温柔地抚平我铺满忧伤的心床,伴随一缕缕沁脾的清香,一串串纯真的浪漫,闭合的心扉亦会渐渐开启,主动去接纳阳光的温润,去感受清风的温煦,去悄揽大自然无私的温情。这槐花一如尘世中的红颜,细腻体贴,明眸善睐,照亮我蒙尘的心窗,驱散我潜藏于心间的阴霾,重新找回悄悄遗失的明媚,让生活缱绻如兰,让生命和着花香。生活时刻需要感恩,只有心存感恩生活才能显得曼妙多姿,我亦在春夏之交的岁月里感恩漫山槐林给我的震撼,感恩串串槐花给我以心灵的荡涤,洗尽铅华,让素色装扮我的春夏秋冬,让洁雅和淡然陪伴我整个的心路历程。
   
  一树槐开,掀开我尘封的记忆。生活在农村的我始终保持着对槐花的亲切且热度不减,皆因那一季一地的槐花朴实中包涵了太多难忘的过往,我亦在槐开的季节更加怀念流年岁月。每逢雪白连片,槐香弥漫,蜂蝶忙碌的时候,一件件如烟的往事,一幕幕难忘的记忆犹如一串串槐花自然浮现于眼前,隐隐约约却倍感温馨。小时候的农村,槐树特多,遍布村庄、道路和林丘,槐树即将开花的时候,人们就开始忙活着采摘槐花做美食了,懂事的孩子帮衬着大人,无忧无虑的身影穿梭于林间,银铃般的笑语回荡在林隙,那式样繁多,香甜可口的美食更是让人回味无穷。最喜放蜂人的到来,甜蜜氤氲的养蜂地好似一个无形的磁场,引诱得孩子们转来转去,流连忘返,只为食得养蜂人的赏赐。时光荏苒,白驹过隙,四十多个春秋在杏花开与槐花落中一晃而过,流年浅逝,岁月蹉跎,如今,槐花林里的发小早已纷飞东西,稚嫩的面孔早已不在清晰,凋零的记忆伴随着枝头槐花掠过的微风也已捻揉成片,飘往渐趋模糊的远方,忧伤的槐花雨带着丝丝眷恋无奈的零落成泥,却把思念融入到脚下熟稔的黄土地,期待着来年的雪白。“今年槐花还似发,却愁听进更无声”,抓蜂捕蝶的时光一去不返,夏蝉的鸣叫没了童心的陪衬亦显得平淡无奇了。勤劳的养蜂人依然在嘤嘤嗡嗡的蜂鸣中来回查验着蜂箱,而此情此景却再难有驻足品蜜的冲动了。如今,偶尔的槐花品尝虽然保持着那种可口的香甜,却再也难以找回果腹充饥的那份感觉了。晚风习习,月影朦朦,桠枝娑娑,叶儿昌昌,漫步槐林,置身幽幽淡雅的花香,回味流年里的槐花轶事,谁能与伴共回望?谁解槐花念念想?不话凄凉,何来流殇,虽有花下孤影生惆怅,怎可敌槐花季里漫留香,人生漫长,难留时光,怎可忘岁月沧桑,槐花一路伴我长。
   
  一树槐开,敲开我沉睡的诗行。今又槐花枝头漾,岁月心河缓流淌,记忆遍布在槐开的时光,思念呼啸在缱绻的心源上,止于我的寂然被你轻易划伤,你却用旧情唤醒我沉睡的诗行。难抑往事喷薄一腔,又何惜断句残章!推开久封的心窗,把满满的不舍与暖暖的絮语收藏。经年过往,梦里同乡,雁归何方?不思量,自难忘,相思入膏盲,花开花落原是一场旧梦离殇。心存槐的芬芳,婉我寸寸柔肠,月夜醉卧林廊,梦醒披衣徜徉,望花间柔柔月光,看林下拉影彷徨,方觉梦短夜长。偶有夜鹭徊翔,听我低吟浅唱,念我痴痴情郎,共享这槐开花事一场。人未央,岁难忘,辗转流浪,寻一条槐林掩映的古巷,居半坡槐花漫绕的木房,前有落槐的池塘,后有槐开的岭岗;露湿霓裳,晨披微凉,霞透木窗,窥我卧床;轻触槐花织就的铃铛,静听槐香弥漫的春响,嗅槐香,心坦荡,又何念想?望破红尘迷障,身居槐的天堂,素履之往,我心朗朗,惟愿岁月无恙,时光安康!
   
  冰心老人曾经这么说过“人的一生应该像一朵花儿,不论男人或女人,花有色、香、味,人有才、情、趣。三者缺一不可。”如果让我写照自己如花的一生,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槐花,即便满身带着锐刺,而素洁淡雅里却涵满温情,淡淡的素色是一种不失高雅的朴实,缕缕清香是一份渴之难求的恬静,而甘美的味道则更是一道深深的记忆,因为那一“槐”沉香早已融入我灵魂深处,隔之不开,挥之不去,忘之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