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洋槐花开
2017-05-12 来源:胡店乡中心小学    作者:程庚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间四月芳菲尽,洋槐花开正当时。簇拥的绿叶环抱的乡村虽是春意正浓,却早已没了早春时节百花斗艳的热闹,道路旁、村庄里、山丘上片片盛开的槐花悄悄填补了这个空白,一串串洁白素雅、清香扑鼻,这个时节显得尤为可贵。站在树下,轻闭双眼,深吸一口,甜香沁脾。穿越时光隧道,任思绪驰骋在槐花环绕的过往,追忆与槐花为伴的流年岁月,心儿是如此的平静,心情是那么的放松,往事又是那样的让人留恋,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瞬间涌上心头,不知不觉中那白色的花海重又起伏在眼前,滚动着、跳跃着、激荡着、倾诉着......
  
  洋槐是家乡豫南信阳乡村中最为常见的树种,叶绿花白,树身黑褐色,弯曲的枝桠多生有尖刺,也有人称之为刺槐。除了那茫茫一片的洁白让我回味无穷,尖尖的树刺扎在手上钻心的疼痛也算是颇为深刻的记忆了。大概是适应和繁衍能力较强的缘故,记忆中乡间道路旁、塘埂上、山丘上、村庄里此树都占据着绝对的数量优势。每逢四月、五月交替之际,正是洋槐花竞相开放的时候,放眼南山的槐树林,簇簇白花绰约其中,绵延不绝,气势壮观,就连整个村庄也被雪白的槐花包围,空气弥漫着阵阵芳香,沉醉在淡淡的清香之中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这可忙坏了众多的小生灵,翩舞的彩蝶身姿优雅,清闲自在,成群的蜜蜂为了尽快采蜜,扇动的翅膀使得整个小庄嘤嘤嗡嗡响声一片。孩子们这个时候自然也是不甘寂寞,摘来一串剥去白色的花瓣只为吮吸那甜甜的花蕊;三五成群嬉戏在槐树林,合力猛烈摇动小树只为欣赏那簌簌飘落的槐花雪,一片一片的洁白,然后干脆躺在软软的槐花毯上抛却一切烦恼杂念,看看小人书或是相互讲述着属于孩子们自己的故事。阴凉地儿下,沐浴暖阳,闻着花香,伴着美景,很多时候会不知不觉进入甜蜜的梦乡,那个烂漫无忧的情境每逢槐花绽放时总会浮现在眼前,让我好生留恋。长大后,更喜爱圆月高照的朗夜独自漫步在庄子的槐树林,尽享那一份静谧的温馨,月光透过林隙流淌在如雪的槐花上,踩在上面窸窣的轻响声声入耳,直觉得香透全身,乐不思归。只可惜槐树花期较短,大约一个星期左右白色的槐花便渐渐萎黄,香味也慢慢散去,然后开始飘落,若是再遇上狂风骤雨的无情,一夜之间便能消失殆尽,而那空留一片凋零的景象真的很容易让人产生不尽的感伤。
   
  摘槐花,做美食一直是记忆犹新的童趣,挥之不去,永生不忘,这也是与槐花缘深缘浅的由头所在。初春,洋槐即会抽出嫩芽,随着气温逐渐提升,淡绿变成浓绿,整棵槐树也像一位情犊初开的娇羞少女摇身变成丰满俏丽的大姑娘,而那满枝的繁花就是她自然的装饰,清新素雅,娇柔可人,而采摘槐花做美食最好要赶在花开之前,因为含苞待放的花蕾营养价值更高。过去,槐花盛开的时节多是青黄不接,日子最感拮据的时候,老粮即将吃罢,新粮尚未到来,即便蔬菜也是淡季较缺的时候。为了节省,大人们会想方设法弄些吃的填饱家里每一口人的肚子,新鲜的槐花自然会被变着法子当成口粮帮着家庭度过这个难关。那时母亲会在长长的竹竿上绑上镰刀有选择性的削下花枝,我们则会自愿一起把一嘟噜一嘟噜的槐花捋下来装进竹篮,洗净后放进锅里过一道开水,捞出后冷水过凉,晒干水分密封保存,一直可到来年。可能是农家的孩子早懂事吧,慢慢的我们体会到了大人持家的不易,于是赶上放学和周末就会呼朋唤友习惯性的带着工具去摘槐花了,看到满满一篮子劳动果实和母亲会心的微笑,早已忘记树刺扎手的疼痛,只盼着母亲早点加工以解口馋。千万别小瞧了这不起眼的槐花,那时,它在一个时段几乎能成为家里的主食。新鲜的槐花拌上白面清蒸着吃,鲜嫩可口,到了开饭时间,往往是不等出锅我就迫不及待抓上一块儿,全然不顾烫了手还是烫了嘴,若是再加上蒜泥,那个口感和满足更是难以言表了。槐花炒鸡蛋同样是津津有味,让人饱食不厌。秋冬缺菜的季节,家里来了客人,晒干的洋槐花就成为招待的主打菜,很受大众的青睐。由于其药食两用的特性,不但在过去,至于以槐花为主的各种小炒现在都已经成为高档餐厅很时尚的菜肴了,绝对的纯天然绿色无公害食品。
   
  看到槐花,我还总会想到槐花蜜以及与那放蜂人的一段情缘。由于村子周边洋槐树甚多,加之当时满田野的紫云英也是花期正浓,大概七岁那年,村子里来了两家外地的养蜂人,话语不太好懂,他们在村东预留的打谷场上扎起帐篷,开始了放蜂采蜜的生活,一住就是月余,嗡嗡作响的群蜂把个村子弄的真是个热闹,感觉春天更加的欣欣向荣,充满生机。说真的,一开始我还真的害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蜂群会被围攻挨蜇,好奇的我总是尽量远离,小心行事。常言说在家百日好,出门一时难,虽然习惯了漂泊在外游牧一样的生活,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外地,善良的母亲眼中的他们生活依然不易,锅台是用废旧的铁桶剪开制作的,做饭要拾柴,米面油盐这些必须的生活用品更是经常的缺这少那。慢慢的人熟了,向家里借点用品时母亲总显得非常慷慨,母亲时不时就会叹念他们在外可怜,于是我经常与她一起把蒸好的槐花面用碗盛些送给他们,他们也总是夸不绝口,说一定要学会做。一个猛雨的日子,由于措不及防,一家的蜂子被淋死了好多,损失较大,男女两口心情不悦,生气吵嘴,相互埋怨,女人挨了打,满腹委屈,寻死觅活,让人悲痛怜悯,最终是母亲苦口婆心的开导工作终于化解了一时的怨气,他们很快重归如前。无所事事的我也是经常去蜂场看他们取蜜,大多时候还能得到他们喂食蜜蜂的糖块儿。随着花期的结束,放蜂人要重挪地方了,为了感激来此的照顾,临走时他们赠送了两瓶蜂蜜,反复交代说是特纯的槐花蜜,营养价值很高,最好留与自用。母亲备一包晒干的洋槐花作为回赠,亦算是不欠人家人情,我清楚的记得分别时女人那感激和依依不舍的眼神。槐花只是平常的再也不能普通的东西了,可如今谁又能体会得到它如蜜般的香甜呢!就是这很不起眼的槐花和母亲一起教会了我一些做人的道理,直到如今,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流光总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大师白居易亦曾感慨“人貌非前日,蝉声似去年,槐花新雨后,柳影欲秋天,听罢无他计,相思又一篇。”真的是时光荏苒,岁月无情,一晃四十多个春秋悄然溜走。蓦然回首,其实已是很多的物是人非事事休。如今,洋槐绿荫掩映下的茅屋红瓦已被坚硬冰冷的楼房取代,为了环保和更多的效益,退耕还林后大片的杨树遍地皆是,飘舞的杨絮总给人以烦恼,洋槐也早已失去了原来的霸主地位,偶有的槐花充其量亦是浓绿中的一个点缀罢了,浓郁的清香不复存在,富足的生活也已不需大把大把的吃槐花了。儿时那些一起摘过槐花,一起摇动槐树的伙伴如今也已劳燕分飞,很多已是十几年不见,即使相遇还能有洋槐树下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吗?母亲长眠于地下已是20个年头,那亲手做的槐花美食也必将成为终身难忘的记忆,每每想起都是那样的憧憬,每逢洋槐花开的时节自然也会生发一丝淡淡的忧伤和深切的缅怀。“杏花开与槐花落,愁去愁来过几年”,多么渴望时光能够倒流,去重温那段美好的生活和奢侈的母爱。
   
  洋槐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时代的印痕,对其情有独钟不光是物质匮乏时期果腹充饥的缘故,更重要的是它装点了我童年的生活,丰富了人生的阅历,在与槐花相伴的岁月中,我们早早学会了理解和独立,那片片雪白亦教我体会到了美的真正内涵——不失实用的美才是美的最高境界,亦是最难忘的美,充满感情的美方为大美。如今,依托地方特产办节的地区枚不胜举,以此来开展招商引资,经贸洽谈,拉动地方经济,活跃文化生活都收到了很好的促进效果。以槐花为媒举办节日的地方同样很多,大连、青岛、黄石、临邑、泗水、永寿、济源......2012年的“五一”节有幸与同仁们一起去平顶山二郎山游玩,恰逢此地刚刚办完槐花节,节日的余热尚存,那满山的洋槐林和白茫茫的洋槐花依然生机盎然,清香馥郁,让我震撼。看来普通的槐花在民间一直让人垂青,而它的每一处节日都会有着别样的特色,无不饱含着当地人特殊的情怀。
   
  少年时代的往事与情怀皆已远去,是镜花、是水月,纵然岁月可以如歌且曾真实的发生过,存在过,却无法驻足当下,惟有静心时那一丝痕迹会一直牵着思绪慢慢绵延。洋槐花开,一个回忆与思念的时节!隐隐的、绵绵的、酸酸的、甜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