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回乡偶记
2017-05-04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六照常乘坐三路车回去看父亲,不巧的是翻遍钱包零钱只有两块和一堆角币,投十块吧又不舍得,转而向同车的旅伴求助换零钱,无奈也不够换,我只好站在投币箱旁等待下一位乘客,期待能够凑齐整数投币好让我找回零钱。出城的路很堵,发车很久还没到下一站,我掂着行李捏着钱焦灼不堪,这时前排一位抱孩子的中年大哥掏出来一元钱递给我,让我缓解了窘迫。我连连道谢把角币给他,他不收,还说一块钱不值啥。浓浓的乡音拉近了彼此的心理距离,我既感激又愧疚,自己有钱却又占了别人便宜,即使站在拥挤的过道里也没觉得难熬,后来陆续有抱孩子的乘客上车,人们主动让座,车内春意融融,窗外阳光灿烂。
  
  到了甘岸,换乘同乡的三轮车往家赶,道路两旁的麦地绿油油一片,麦苗已开始拔节抽穗;几块水田也蓄满了水为培育秧苗做准备;我们村后的菜地搭起白茫茫的塑料大棚,通过掀开的通风口可以看到蔬菜已经长到尺余高,可以上市了;大棚外的菜地也铺满一畦畦的地膜,种上了黄瓜苗、辣椒苗、西红柿和各种瓜秧。总之,田野里生机勃勃,处处充满着希望,让人满心欢喜。
  
  正赶上堂哥给小孙女办满月酒,左邻右舍前来道贺,我也去凑热闹。席间与乡邻交谈得知大棚里种的苋菜、空心菜已经上市,价钱可喜,又说到农资、化肥等投入也大;但是相对种小麦、玉米这些粮食作物而言,还是种大棚蔬菜挣钱多些,就是太辛苦,所以留在家里种地的都是五十岁向上的中老年人,还肩负着照顾留守在家的孙子辈儿的重任。另一位本家大嫂说小儿子六月份即将大学毕业,今春就到工厂实习,已经不问家里要生活费了,可以稍稍松口气;又说儿子要在城里工作、安家,房子那么贵不知道何时能买得起。想当初老两口打算再辛苦几年帮儿子积攒买房首付的,最近一轮疯涨的房价又加重了老人的思想和经济负担,还在怀疑当初举全家之力供养儿子上大学是否值得。唉,蜗居在农村一辈子的农民也在为高昂的房价焦心上火,政府真得下功夫整治了。

  今天大学生就业的不易和买房的艰难,让农村的父母不敢松懈,坚持奔波劳作,在经济上继续资助孩子。即使自己有了病痛也不告诉子女,担心影响他们的工作,更怕成为负累。去年父亲住院期间,就遇到几对乡下来的孱弱老夫妻,相扶相携地陪着做检查、拿药;有时在手术室外看到孤零零一个老人在等候,无人分担其对老伴的担忧及后来伺候病人吃喝拉撒的劳累。当问到为何子女没来,还很骄傲地说孩子在外地工作,不能耽误。这就是博爱的农村父母,平时忍受寂寞和思儿之苦,不得已还要隐瞒病痛、独自承担。我们曾经的一切,都是父母从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中一手刨出来的,从省吃俭用、精打细算的生活中省下来的,为了什么,为了满足我们能上学,能学到知识并摆脱沉重的农活忙碌。所以父母比我们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更不愿因为自己拖累孩子。我也是在母亲病入膏肓的时候才深切理解作为职场儿女的无奈,更能体会空巢老人病痛时的心酸和坚忍。

  那些一直无条件陪伴着自己,支持着自己的人,却总是容易被我们忽略,总是习惯性的忘记了他们的感受。年轻时会因为一些小事就和他们争吵,想早点儿挣脱父母的管教和约束,甚至有时,我们还莫名的抱怨他们,抱怨他们没有给我们足够舒适的生存环境,当为人父母的那一刻才能深深理解父母的付出和辛劳。希望跳出农门的侄儿、侄女们不管在城里过得怎么样,他们永怀感恩之心,有空常回来看看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