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傻子才悲伤
2016-11-25 来源:信阳市四高    作者:陈金华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曲终人散之后,离开的离开,忘却的忘却。感谢上帝给予了人记忆的脑髓,一些难以割舍的东西在需要的时候,总会清晰的再现出来,供人去回忆。
                                                  ——题记

  一、好大的一场雪

  今年的冬天与往年不同,以前在北方才下的大雪,却铺天盖地的在南方也下了多日,厚厚的积雪让南方人多少受到了刺激,于是,惊恐地向博友们说:“你们都安全吗?很担心你们”。

  其实在北方不算什么,每年这样的雪景我们都要欣赏好几回,今年的老天反而略显吝啬,我们这里才下了那么一两场,便把平时用来装点北方的积雪搬到了南方,因此我们不但安分而平静,而且感觉好象被南方占有了点什么,有点意犹未尽的遗憾和惋惜。

  这场不大不小的雪灾,让百年不遇的南方人起点不良反应也是可以理解的,没想到奎这个假南方佬儿也跟着紧张,接儿连三地往这里发短信:你们怎么样了?还好吗?很想念你们……这个平日里一向无所谓的家伙,却固执地选择在这个大雪纷飞的时候真情流露,我想,除了被这场雪灾着实吓住了之外,是不是对杭州大都市里养尊处优的生活感到腻烦了?!一定又想起了我们一起度过的干瘪的日子,一起住过的单身窝棚了。

  奎可能还不知道,如今我们住过的单身窝棚早已不复存在,几年前的校园改造中,它们被夷为平地,取而代之的是花园里四季的花香,现在的这里比以前喧闹多了,每天就有许多人来这里吸取大自然的精华,感受大自然的美好。我也经常来这里,偶尔也会在原地促立一会儿,只是物似人非,当年的意境也已有些模糊,不免有些伤怀。

  二、往日的岁月

  那是多年前的事情了,十多年前的一个夜晚,住在单身窝棚里的四个年轻人一起看了一部叫《往日的岁月》的电影,挺感人的,四个人都落了泪,奎说,我们就是电影里的主人公,让人悲,让人喜,让人怜,让人赞。

  四个人就是奎、昆、东和我。90年代初期,我们四个来自不同地方的农村小伙儿,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来到四高(当时叫信阳县二高),一起住进了历史悠久的单身窝棚,这里写满了它曾经的沧桑。

  奎、昆 、东,你们还记得吗?单身窝棚里我们四人一起和小动物们抗战的日子,一起在屋里抵挡自然灾害的日子(冬漏风夏漏雨),一起郊游的日子,一起煮野菜玉米糊的日子,一起打篮球的日子,一起弹老吉他的日子,一起挑灯夜读的日子,还有一起谈女人的日子……

  这个冰冷的季节里是容易让人回忆的,不知道东南边缘大都市的昆和东怎么样了,本来说好的今年两人一起回来过年的,可是到现在还没有人的踪影。它们那里应该是如春的世界呢,不会也受到了寒流的虐待,吓得连电话也不会打了吧。如今的昆是发达了,在南方教书教得一帆风顺,春风得意。

  上次昆打电话回来,问我需要什么不,只要不是天上的月亮,过年回来一准给我买回来。我笑着说,你买个女人回来吧,我什么也不缺。

  东,你还记得吗?那次你和昆的争吵。那一次,你和昆因为生活的沧桑引发了对人生哲理问题的争论,也许你俩都想发泄点什么,结果互不相让而面红耳赤,最终还是我帮你俩解的围,我说,哲学家是轮不到你俩了,何必那么执著呢?趁着有点空闲时间,你俩不如谈谈女人,一席话,引发了你俩想象的高潮,对女人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探讨,一夜的口水把我们折磨得很晚才起来。令我们大跌眼镜的是,你们两个老男人竟然抱在一起相拥而眠,昆的哈喇子还在你脸上写了几个随意的符号,你说那是幸福的符号,是啊,至少那一夜你们在梦里是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