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木樨花开
2016-10-17 来源:信阳市二高     作者:林守勇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我们曾如此渴望命运的波澜,到最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和从容。       
——题记

  春天到了,桃树、杏树、梨树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赶趟,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其他的花木都赶着趟展现自己的美,只有你在喧嚣之外独守一份宁静。

  秋天来了,你静静地托出一树花开,蘑菇形的硕大的树冠上星星点点地散落着淡黄色的小花儿。“暗淡轻黄”的小花与“一朵娇红翠欲滴”的牡丹、“满城尽带黄金甲”的菊花比起来不知要逊色多少,可是不要紧,你看她,金花玉叶,温雅高贵,散淡宁静,清远的幽香,沁人心脾,这些已经足够了,还要增添那些“浅碧深红色”干什么呢?正因为如此,桂花自然是花中的第一流了。

  一场秋雨过后,空气格外清新,摘一支桂花,插在瓶中,用清水养着。一朵朵小花儿,像一把把擎起的小伞,小巧玲珑,攒聚成团,点缀在绿叶丛中,叶子洁净如洗,边缘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秋风阵阵,桂树摇曳生姿,一缕缕清香,微醺着我的灵魂,心似秋风中的桂花一点点绽放。

  电视镜头里,一位百岁老人,面容温婉,宁静娴雅,淡泊慈祥,写写读读,周围兰茂书香--她就是杨绛先生。

  她出生在无锡的一个书香门第, 1932年考入清华大学研究生院,成为外国语言文学研究生。上世纪40年代在上海,她涉足剧本,始因《称心如意》一炮走红,继因《弄真成假》、《风絮》而名声大噪;一度搞得钱钟书很紧张,生怕风头都叫她抢去。直到钱钟书写出《围城》,这一局面才得到根本改观。1958年,她准备翻译塞万提斯的《堂吉可德》。原著是西班牙文,她不懂。就先找来国外的译本看,如英文、法文、德文的,比较了五种译本以后,发现有些译本差别很大,要想保证原汁原味,只有从西班牙文翻译。就这样,在这一年,她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自学西班牙文。两年后,她开始翻译《堂吉可德》,1978年4月底,《堂吉可德》出版。因为翻译《堂吉可德》,她获颁西班牙国王亲授的“智慧国王阿方索十世十字勋章”。

  她为人低调。有人赞她是著名作家,她说:“没有这份野心。”有人说得到她的一本书总要珍藏起来,她说:“我的书过了几时,就只配在二折便宜书肆出售,或论斤卖。”有人说她的作品畅销,她说:“那只是太阳晒在狗尾巴尖上的短暂。”有人向她恳求墨宝,她说:“我的字只配写写大字报。”

  有人请她出国访问,她说:“我和钟书好像老红木家具,搬一搬就要散架了。”“简朴的生活、高贵的灵魂是人生的至高境界。”这是她非常喜欢的名言。她的寓所没有进行过任何装修,旧式的柜子、桌子。室内也没有昂贵的摆设,只有浓浓的书卷气。她与钱钟书相濡以沫,甘心生活在钱钟书的光环底下,默默当着“钱办主任”。她以全家三人的名义,将高达800万的稿费和版税全部捐赠给母校清华大学,设立了“好读书”奖学金。

  “揉碎黄金万点轻,剪成碧玉叶层层。”黄金揉破而成的点点金花,碧玉裁剪而出的层层绿叶。木樨即桂花,枝繁叶茂,花小淡黄,芬芳徐吐,蕴藉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