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老 屋
2016-08-22 来源:平桥网友    作者:师华民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袁庄,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小村庄。也许,你在地图上很难查找到它的存在,它如棋子般散落在北方平坦、无垠的原野上,单纯的让人不愿去多看它一眼。

  但,它却是我出生的地方,成长的地方,对我而言,多少年过去了,依然显得那么的亲切和自然。

  离开故乡已经三十余载,虽说中间也断断续续的回去过,但从未去仔细的审视一下这里的一切,倒如过客一样匆匆从它身边溜过;这次回去不仅仅是看故乡的叔叔、姑姑及舅舅,更多是驻足在自己出生的那间老屋前,凝视她历经岁月的变迁而出现的转变,以及因沉重的心情,对过往事情的怀念。

  离开老屋去信阳时,还是一个懵懂的孩子,对于城市的生活没有一点点的眷恋,倒是经常在梦中与小伙伴们相互的打闹嬉戏之间哭醒;也许是对伙伴的留恋、对故乡熟悉的一切的回忆,更多的则是对远去的故乡的依恋,对老屋的不舍。

  眼前的老屋早已经不是当年为之自豪的住所了。在我儿时,老屋是老家方圆数里地第一个建起绿墙红瓦的房子,当年,人们对于能够住上屋顶带瓦的房子是一种期盼,是家境殷实、生活富足的象征。时过境迁,老屋左右前后早已是新建的房屋,而且,很多是独门独院的两层的“洋房”。因此,我的老屋如苍老的老人一样,艰难地、努力地挺住她那瘦弱的脊梁,在夹缝中喘息着、漠然看着时代的变迁。驻足在她面前,感觉她不再像以前那样高大,屋前的槐树、椿树也不再那么挺拔,外墙早已现出斑驳的裂痕和明显脱落的泥土,屋脊失去了往日的平整与上翘,中间明显有下陷和瓦面长出青苔的痕迹。轻推熟悉的房门,看到的是叔叔存放的一些木材和杂物,满墙的蜘蛛网让你无法下脚,令你不得不低头、侧身进去中堂,风轻轻吹来,一股霉变的气味弥漫开来;墙上依稀看到逝去多年的奶奶与父亲的相片并排悬挂在一起,相框周边没有了黑纱,多的是灰白色蜘蛛网的缠绕;奶奶与父亲一如往常,慈祥地注视着眼前的一切,平和的目光依然是不温、不怒,不亢、不卑,就如他们生前一样的随和、温情地面对生活,与世无争,平淡如初。

  其实,老屋并没有失去什么,有奶奶和父亲在默默的守望着,只是在我们儿女没有回去的时候,落寞的坚守着、期盼着。他们分别走过了八十四和七十年的每一个日出与日落的日子,在平淡的生活中感受着艰苦的岁月和漫长的历程,眼望着儿女的出生、成长与慢慢变老,父亲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有自己的母亲一直守护在身边,在无数个日夜里静静的相互宽慰着对方,从此不再因生活的琐事而烦恼。

  带着沉重、复杂而敬畏的心情,想上前去抚摸一下奶奶和父亲定格在老墙上的容颜,可是,被站在身后的堂弟拉了一下,别动了吧,那样你会惊扰他们的。转过身,早已看到堂弟泪眼朦胧,也只是一瞬间,不争气的眼泪遮挡了我的视线。

  突然,有种无法呼吸的感觉在内心蔓延,压抑着自己不断起伏的情绪。的确,父亲从16岁随军南下,20年后荣归故里,直至落户信阳,始终秉承军人坚毅的性格,从未在困难面前低头,从未低三下四的去求过他人,这,给了我们莫大的鼓励与抚慰。叶落归根。当生活逐渐好转的时候,父亲却驾鹤西去,未能体会到恬淡、安逸的离休生活,作为儿女的我们也未尽到孝心,心中甚感遗憾。

  当炊烟升起的时候,柔和的阳光漫过老屋,将她映衬得如此的庄重和肃穆。退至老屋的身后,低矮的后墙上依稀可看到七十年代留下的痕迹:在八面红旗的飘动中,毛主席的画像仍然是那么清晰可辨。当年,老屋的前后曾经是我游戏的最佳去处。屋檐下有律动的蟋蟀,树枝上有鸣叫的知了和布谷鸟做过的巢,屋后小河边捉鱼摸蟹,屋前悉心养殖数只家兔,曾经攀爬过围墙偷摘邻居青涩的杏、梨、桃子……老屋给了我童年的乐趣不胜枚举,可谓有喜有悲,喜的是没有生活的烦恼,悲的是小学中,数学从未考试及格。

  “汪,汪汪”。邻居的小狗猛然间从堆放的玉米秸杆中窜出,敌意的注视着我,将我从黯然的记忆中惊醒。日上树梢,朴实、勤劳的乡亲已从田间劳作返回,小村不再宁静,老屋依然平和;每见一位叔叔、婶婶或儿时的伙伴,都是一样的心情激动,一样的语气寒暄。不经意间,身边围绕许多叫不出名字的儿童和少年,他们如我当年的摸样相似,天真无邪,俏皮不恭;不同的是眼中充满了对陌生人的好奇和对新生活的向往。

  似水流年,年年好过一年。人们的生活在激荡的社会中不断发生着变化,生活观念在变,思想在变,心情也在变;可是,老屋对于发生在她周围的一切却熟视无睹,也许,老屋的确再也经不起风雨的荡涤,但,仍以她刚强的性格默默地坚持着,承受着岁月的侵蚀,或许是最好的应对了。

  离开村庄已是傍晚,夕阳西下,余辉如日出一样耀人、精彩,当车子经过透着芬芳气息的土地时,一切不再陌生。不忍用力去踩油门,车尾不再荡起儿时自豪的尘土,只想将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只想将儿时的记忆重新燃起。

  转弯,即是另一道风景。我感觉,其实老屋并不落寞,不仅仅是因为我的到来,更多是因绿树的环绕和生活的变迁。人们不再满足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活,在获得秋天丰硕的果实后,有了更多的时间去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生活改变了故乡、改变了老屋,身临其境,也改变了我的心情,唯一不变的是对故乡的那份纯朴感情。

  我爱我的老屋,犹如我爱故乡的泥土、乡亲一样,真情、真心、真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