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记忆里的河沙滩
2016-07-12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 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雨后初晴,与朋友一行驱车去浉河港探访茶乡山水。一路上且不说挺拔葱翠的大树,绿意盎然的秧田,那一块块儿点缀着粉红荷花的藕塘都让你忍不住驻足观赏。行至马家畈大桥,在桥上遥望两岸夹山的河水从远方滚滚而来,穿过大桥一路向北最终汇集到南湾湖。青翠的高山倒映在清澈的河水中,把河水也染绿了;一片白墙红瓦的农家饭庄矗立在山脚下,远远望去真有一番“两岸青山相对出,红帆一片日边来”的意境。

  沿着新修的水泥路溯游而上,河水渐趋平缓,河床的黄沙若隐若现。几位渔人在岸边垂钓,还有一位老汉在没膝的河水中撒网捕鱼,只见他双腿微微叉开,稳稳地站在水中,先把网绳在左手腕上绕几个圈,双手把网拢住,再试着向左旋转身子几次,等力量运足了、姿势把握好了,就会大幅度地向左再向右来一个旋转,随着结实的腰部一扭,渔网便从手中飞出,如银花盛开在阳光下,“唰”地落进水中。然后他神情专注地看着河水,感觉渔网下沉的速度,估计网已经沉入水底后才缓慢、节奏均匀地拉网。看着他鱼篓中$L酞尩E$L酞尩咛菊饫锏挠阏娑啵】上颐钦馊汉笛甲樱淮婢撸挥“临渊羡鱼”的份儿。河水浅浅漫过小桥,有大妈在桥上洗衣服,“梆梆”的捣衣声在山谷里回响,把我的思绪带回家乡的淮河。

  二十多年前家门口的淮河还没有被采沙人破坏,河床平缓,金黄的沙滩向两岸绵延几十、上百米。光洁的鹅卵石和黄绿色的贝壳在阳光下反射出柔和的光芒;黑色的铁屑呈鱼鳞状伏在沙滩凹处,顽皮的孩子常用吸铁石提取纯度较高的铁屑拿到学校里在纸上做各种造型的游戏;赤脚踩在软绵绵的沙滩上舒服极了;靠近水边常能看到鱼翔浅底,皆若空游无所依,等你伸手去捉却又倏忽远走。偶尔扔下几片菜叶又引来一群小鱼儿争食,有些小鱼竟敢吸吮你的脚趾头,那撮起的小嘴、快速摆动的尾巴、灵活的躯干毫不逊色于现在风景区内圈养的金鱼。以农为业的乡亲只是趁夏季涨水之时在河里拦网捕大鱼,鲜有人对河鱼赶尽杀绝,所以大水退后,河滩的洼地常常滞留着河水带来的鱼儿,是孩子们的乐园,安全又好玩。偶尔有城里来的年轻人,携着用酒瓶、雷管、炸药等自制的炸弹来河里炸鱼,几声炮响激起丈高的水柱,翻着鱼肚白的大鱼隐约可见,男人们才像群鸭一样跳进水里捕捉。天天在河边野玩的男孩子见的次数多,总会添油加醋地描绘一番:竟然有个娘们儿穿着裤衩子、背心跳下去逮鱼……还没说完,自个儿的脸倒红了。雨后水落,平坦的沙滩上就现出一个个的小孔,浅浅一挖,抠出来一只河蚬(我们当地称之为盖瓦子)。本想着打开做出装抹手油的那种能开合的贝壳,无奈它死不张口只好放在一边任其自生自灭,过两天再瞧已经腐臭不可闻。但是在沙滩上捡的一片片的贝壳怎么也合不拢,非常遗憾!

  河沙滩多数时间给我们的都是美好的回忆,但暑假要去河对岸的山上放牛,中午赤脚踩在滚烫的沙滩上直咧嘴,胆大的男孩子骑牛免受“炮烙”之苦,我们女孩子只有望牛兴叹,快牛加鞭赶紧蹚到河中央,掬饮河水、洗把脸以解暑气,牛群也停下来一字排开悠闲地饮水。傍黑儿男孩子跟着父亲到河里洗澡,那是男人们一天里最惬意的时刻;女孩子只能就一盆水在家里洗,偶尔跟着婶子大娘摸黑儿到河里洗一次,看着河对面黑魆魆的山林心里惴惴不安,生怕野狼出没会伤人。夏天的雨多来得又急,看着黑云漫上山头,急忙寻找自家的牛往回赶,刚踏上河沙滩,狂风裹着雨滴“啪啪”地袭来,粗粝的黄沙飞溅到裸露的小腿上,麻麻地疼呢!逢上连阴雨,孩子们都乐了,可以看暴涨的河水冲下来的大树或柴垛;有时还能捡几颗山核桃,给平淡无奇的生活带来一点儿乐趣和谈资;大人们却担心河水淹没岸上的菜地而忧心忡忡。这养育了百万人口的淮河水呀,让人们又敬又怕!

  朋友们招呼着去下一个目的地,我们辞别这亲切的不知名的小河,期盼下次再来时能围坐在干燥的沙滩上晒太阳,挖城堡……重温儿时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