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老家的荷田
2016-07-01 来源:明港镇    作者:胡帅        

 
  每逢在夏日里怀念春天,在中年伤感而忆年少时,总想起老家那一大片荷田。初夏,荷叶小小,小得恰好让人喜爱,或圆或扁,温温顺顺贴于水面,零星点缀,互不拥挤,个个安详,如同张张稚嫩的脸,赐其昵称——荷钱。偶起的蛙鸣,荡于田间,与若有若无的流水声和着弦。那刚褪去小尾的幼蛙,无人看管,或窜于水间,顿停于叶边,只露头尖,或蹦出水面,由一片叶面蹿到另片叶面,只欲把这新世界看个一遍又一遍。最可爱,那刚刺破水面的荷箭,亭亭玉立,饱含着力,却又羞涩腼腆。
 
  初夏的荷田,总让我勾想起已逝去而不可再得的童年。仲夏那些扁圆扁圆的荷钱,再不是孤零零地摆于水面,而是尽力向上张扬,叶面也竭力向周围扩张,绝不让空隙留于田荡。不几日,荷田便成了绿的海洋。此时一眼望去,一片绿莽莽,此时置身荷田碧海,人与自然同步,不青春也会青春。纵黛玉临此时此地,只一望,略一想,蜷缩的郁闷也会与荷叶同舒同展,窒息的心境也会与荷叶一道变得宽广。
 
  时令已是仲夏间,春天依然存荷田。不必说蛙鸣,不必说绿海中偶尔点缀的薄艳荷花,也不必说细如线的红蜻蜓,单是那荷脸、那绿萍,就让你流连忘返,在夏日的炎热里找到春天的气息。那张张荷脸,绿而圆,绿而新,绿而净,绿而鲜。微风轻动,荷脸摊着的丰满的晶晶水珠,滚来滚去,圆了又扁,扁了又圆。水下,蛙一动,惊得萍儿们,散了又聚,聚了又散。此时漫步田埂,身在炎夏,却在春日里徜徉。
 
  荷,美如少女,韵如清茶,荷的美,须用心才能体会。张张荷脸,绿而含情,这种感觉,须久望才能滋生。 荷田,我怀念的荷田,何度再见面。躺于闹市的床榻,想念我的荷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