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又是一年端午时
2016-05-27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端午临近,周四晚上就把糯米淘净泡上,又挑选出宽度适宜的竹笋叶洗净放到锅里煮一遍,满心欢喜地期待着明天做出软糯甜香的粽子,好让家人一饱口福。周五一下班就往家里赶,顺道买两包蜜枣,进门就拉开架势包粽子。竹笋叶子大,一个能包进两勺米两颗枣,看着盆里的“巨无霸”粽子,一个粽子就够一人吃一顿了,一盆糯米半小时就包完了,但是煮起来却很费工夫。

  我把粽子一一摆在钢筋锅里,添水大火烧开,又改小火焖煮。打开电视,耳朵却一直听着厨房里的“咕嘟”声,不时地跑去揭开锅盖看看水够不够,偶尔再倒入一些开水。看完了两集电视剧,粽子该熟了吧!掀开锅盖,竹叶的清香扑鼻而来,粽子鼓起来,个个饱满,用筷子轻压,软软的,一定熟了,赶紧熄火。剥开粽叶,米粒晶莹剔透,染上蜜枣的焦糖色,很有食欲。妞嚷着马上要吃,也顾不上烫,用筷子叉上就往嘴里送。看着她贪馋的的样子,颇有成就感,或许母亲当年即使很忙,也要在端午前熬夜包、煮粽子让家人一大早能吃上就是这种心情吧!

  端午前后正是割麦插秧的大忙时节,为了不耽误农时,白天大人们全都下地干活,小孩子也得帮忙搂麦铺、捡麦穗,除了不会走的娃娃,村子里见不着闲人。即使没过门的新媳妇来婆家过节也得下地插秧,左邻右舍还会品评一番谁家的新媳妇能干,庄稼活做得好,是否俊美漂亮倒不重要;若是出嫁的女儿也会携夫带子地回娘家帮忙,挑捆子就是检验女婿是否能干的标准。那些婆婆们就能歇下来提前包粽子、炸油条、糖糕,预备下酒肉,惹得别家的小孩子垂涎三尺。讲究的人家还给小孩儿缝制五颜六色的香包,或着剪贴“五毒”符图。从我记事起,父母一直都在忙,直到初四的晚上母亲才抽空包粽子,我想帮忙,可是只开了个头上下眼皮儿就打架早早地上床睡了。不知道母亲要熬多久才包好粽子,又放入十来个鸡蛋和一串儿蒜瓣儿一块儿煮,等睡觉时已到深夜。第二天一大早母亲又去野外砍一捆艾蒿,烙几张油馍(葱油饼),炒一盘红苋菜,做出属于端午节里那份独特的韵味。母亲包的白米粽子远远没有麻花、糖糕魅力大,为了安慰我们,父亲总会从街上买回来一些。因为打麦、插秧要请帮工,招待饭菜少不了炖肉,端午那天不吃肉也过得去。小时候的端午节,夹带着麦面馍的糊香和稻秧苗清香的气息,有时竟两手黄土、两腿泥巴地贪婪地吃着粽子、麻花和鸡蛋,闻着浓郁的艾蒿香气,感觉真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节日。

  父母忙不完自家的农活,更别提去帮姥姥家干活了,偶尔送一次节礼还打发我去。记得十岁那年端午节,母亲竟然放心地让我给姥姥送一块儿肉,我一个人步行了十来里路从甘岸走到母子河的姥姥家也没有感到累。现在想来不可思议,至今我还没有让妞单独出趟远门,她一个人去奶奶家我还要电话跟踪,或许我太多虑了。

  现在城里乡下都不再操心吃的了,也就淡化了对节日的期盼,只是期待能在年节之时家人团聚。 端午节,年年都会来,但我却再也回不到童年去了,在市场经济物欲横流的今天,端午的节日气氛似乎越来越淡了。而我面对这四处飘香的粽子,也已经没有了童年时的那份激动,只有一份对往昔的美好回忆,再次牵出对母亲的怀念。面对远逝的亲人,在此默默地为您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