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槐花忆
2016-04-25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人间四月天,百花齐放,旅行社广告吸引着你去洛阳赏牡丹或去婺源看油菜花,独独对身边的不起眼的槐花视而不见。偶尔在菜场看见几个老翁老妪挎着一篮子槐花兜售才想起来槐花已开了,又可以尝鲜了。

  清明后嫩绿的槐叶中探出一串串淡青的花苞,在你不经意时花苞渐大颜色变浅,正是吃槐花的好时候。

  人们把钩子或镰刀绑在竹竿上钩下几枝槐花,把花骨朵捋下来洗净,放到炒锅里焙熟盛起来,然后放油把葱蒜爆香再投进槐花,撒盐翻炒即成,吃起来清香绵甜,就是不下饭,每次得炒一大盆才够。

  有时槐花摘的太多,焙熟后摊在簸箕里在太阳地儿里晒干,以备不时之需,这样的槐花常常能吃出太阳的味道。

  最好吃的莫过于用半开的槐花做成的槐花饭:先淘洗干净沥去水分,再倒入瓦盆里放入面粉搅拌均匀,确保每粒花朵都沾上面粉;然后在锅里篦子上摊上蒸馍布,把槐花倒入,并用筷子插几个通气孔,盖上锅盖儿大火蒸十分钟;再盛入盆里搅拌散开;最后倒入热油锅撒上葱花盐粒翻炒均匀就算大功告成。每人盛一大碗,要比大米饭好吃得多,富有的人家就着小磨油调好的醋汁吃更开胃。

  原来只知道槐花可以这样吃,后来受来自周口的嫂子的影响,才知道豇豆角,扫帚苗嫩芽等野菜都可以这样做,不过味道不及槐花。

  不几日后微风吹过,白色的槐花就怒放作一树的碎琼乱玉,遮蔽了先前簇拥着的绿叶,一时间整个小村换了颜色,好像漂浮在白色的云朵里,那是令人眩目的白,空气中充满馥郁的香气,引得蜜蜂团团飞舞。

  盛开的槐花已不适合做吃食,但是花蕊里有蜜,贪嘴的孩子钩下一串串槐花,小心地拔掉花托,伸长舌头舔食花瓣基部。一朵朵地舔觉得不过瘾,就扯一把槐花塞进嘴巴里大嚼一通,满嘴都是槐花蜜的甜香.槐花的盛开,对于那时食物平淡、单调的农村来说,无疑是天降美食。

  槐花盛开时正值农忙,父母忙着整地栽菜顾不上打猪草,就钩下一堆槐树枝条,吩咐我放学后连花带叶都捋下来喂猪,有时来不及干脆直接把小枝条投进猪圈让母猪嚼食,母猪一点儿也不挑剔,还吃得津津有味,干干净净。

  槐花开得很顽强,但是败谢得更快,没几天就见槐花的白色花瓣微微变黄,逐渐走向衰老,等到大片的槐花变干之后,便开始大批地纷飞飘落。屋顶上、柴垛上、门前空地上如雪般覆盖,点缀着粉红抑或枯黄的桐花,踏上去发出沙沙的响声,一阵风吹来,卷起槐花团在一处。

  母亲早早扫干净房钱屋后的空地收集槐花,拣出夹杂的枯枝败叶,淘洗掉沙土拌上谷糠喂猪。槐花真是好东西!

  槐花在父母的童年时期和榆钱儿一样充当救命粮的角色;在我幼年时是生活的点缀,今天女儿竟不知槐花还能吃,偶尔在超市里看见槐花蜜才想起问槐花是个么样子。

  是我们抛弃了槐花还是城市把我们与槐花隔绝?今年的槐花又开了,空气中弥漫的的甜香提醒我春忙正当时,该回去看看父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