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父亲
2016-03-25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周六艳阳高照,和风送暖,我和爱人老余一大早坐车回去看父亲。市区绿化带中的红叶石楠和冬青的嫩枝红绿相映,彰显蓬勃生机;国道两旁的白杨树梢笼罩着一团黄晕,那是叶芽悄悄探出了头;偶尔闪过一丛鲜绿的柳条或者妖媚如霞的桃花,让人眼前一亮,春天已和我们相伴一段时日了。尽管逢集,甘岸街上也没有春节时的喧嚣,倒是卖化肥农资的店铺前人来人往,几个卖竹子的老汉蹲在街旁等候主顾,等了好一会儿才凑了四个大人俩孩子,三轮车主不情愿地发车,这一趟又少挣好几块。道路两旁的麦苗正抽节拔高,绿油油的;间或一块儿金黄的油菜花点缀其间;还有正扶犁耕地的农人为培育秧苗做准备;离家越来越近,田地里白茫茫一片,都是种植蔬菜的塑料大棚或覆膜的菜畦;路边看不到扎堆闲聊的,或许都在地里劳作吧!

  走到屋后就看见父亲蹲在地里干活,他把两三寸高的西红柿苗、茄子苗从大棚里移栽到苗圃,一棵棵地排开再掩土浇水,下一行继续重复。你可能数不清一两茄子籽儿有多少粒,但能查得明出了多少棵苗,那是父亲逐一亲手摸过一遍的。这些幼嫩的小苗承载着收获的希望,伺弄起来格外精心。响晴的太阳照着父亲斑白的头发,额头上沁出密密的汗珠,我心里酸酸的。大棚里雾气蒸腾,年前种下的辣椒苗已长到半尺高,再过一周就可以移栽到陆地等着开花结果了;苋菜一丛丛地昂着头,争相沐浴阳光,到清明就可以上市,这是父亲两个多月的劳动成果。邻居家大棚里种的空心菜一簇簇地长起来,栽的瓠子秧吊好了绳儿,移栽的辣椒苗还没缓过劲儿,耷拉着头……乡亲们在整地、覆膜、拱棚,真是四野无闲人!看着这一切满心欢喜,不久就能吃到新鲜的青菜,也一定能卖上好价钱,干劲儿更大!

  家里还是乱糟糟的,上次回来洗的衣服、被单堆在沙发上,椅子上摞着换下的棉袄、糊满灰尘的外衣,唉,父亲只顾着地里的菜苗却忽略了自己。老余把背包一放就到河边去玩,我晒被子,把被罩、床单、脏衣服归拢到大盆里,父亲拦住说:“等我有空儿再洗,你也去玩”。尽管每月回来两次,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有好几年没去河边了,不知道当年母亲栽的杨树有多粗,估计也不能分辨哪块儿地是自家的。但是这凌乱的家得收拾,洗洗涮涮的活儿更不能拖,下次再去吧。父亲接着做地里的活儿,直到中午才薅了一把蒜苗回来歇息。做饭时父亲帮忙烧火,我跟他说做些肉丁、鸡蛋、韭菜馅包蒸饺,他连忙反对“我现在正忙,没功夫包”。我说给他包好冻上,他才点头。以前母亲常说“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为了不误农时,这一段时间父亲过的是简衣陋食的日子。吃饭的功夫父亲说准备种些冬瓜、豇豆、黄瓜、玉米等,保证以后回来有吃的。我哪次回来不是大包小包地带走各种蔬菜?父亲还怕离家远的儿子携带不便,一粒粒地剥好花生米让我哥带上。有时给他几百块钱也舍不得花,总说卖菜有钱。在我们面前,父母总是十分富有的,他们总觉得我们工资少,日子难过,殊不知,他们从那地里收获一点儿又得付出多少,将近七十岁了呀,还在田间劳作,真是惭愧得很!

  午饭后我开始和面,父亲却说“我抽空自己包饺子,你们早点儿回去管妞妞”,好像我回来看他亏欠了孩子似的,其实妞妞已上了中学,能独立完成作业,在奶奶家有饭吃,有啥不放心的呢?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我也很担心父亲一人在老家是否吃好穿暖,可又没能力把他接到身边奉养,偶尔回来看望父亲,他却挂念着小辈,这浓浓的爱呀!下次回去一定带上孩子,让父亲舒心地享受天伦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