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母亲的手
2016-01-26 来源:信阳市五中     作者:董红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上课时发现不少学生双手生了冻疮,手背红肿甚至溃烂,乌紫的双手伸出来像烂红薯真是触目惊心。我以为他们穿的少,拉开衣领看看也穿着保暖衣、棉袄、棉鞋,一定是活动量不够血液循环差,就嘱咐他们下课后站起来蹦蹦,放学后到操场上跑几圈。因为我在中学时也经历过这种“冷起来疼,热起来痒”的遭遇,当时很奇怪自己整天坐在不透风的教室里手脚竟然生了冻疮,而小学时每天上学风里雨里来回跑从没冻过。周末回家在母亲面前诉一番委屈,母亲用温暖粗糙的双手给我暖暖,擦冻伤膏,淡淡地说:“冻的是闲人。”

  是呀,母亲白天要侍弄田地、捡柴喂猪、做饭洗衣,晚饭后不是切萝卜丁准备第二天的猪食,就是挑拣棉花、花生或者做些针线活,勤劳的双手只有睡觉那会儿歇着。母亲的手没生冻疮,但是一年到头手掌布满裂纹,手指上的裂口更深,不得不缠上一圈圈的胶布,那纵横的沟壑,一条条、一道道,都是辛苦劳作的记录。我嘱咐她多抹润手油,母亲说每天不停地土里抓、水里涮,抹油也不顶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母亲的手关节肿大,皮肤更是粗糙,母亲戏称自己的手就是锯,能鉴定衣料、被单的好坏。方法很简单,就是用手掌摩挲被单,不起球的才买下来。

  母亲的手抡得起锄头、拉得动板车、挥得欢镰刀、拎得起水桶、擀得了面条,做过无数家里屋外的粗活笨活,却指挥不了一根绣花针,更别提织毛衣了。不是母亲的手笨,她实在是太忙了,没有闲工夫做这些细活,一家人的衣帽鞋袜只能等到下雨天才有空缝缝补补,以至于母亲去大姨家走亲戚都带一包早已剪裁好的鞋垫和内衣,利用大姨的缝纫机飞针走线,又快又好。后来自家买了缝纫机,母亲的裁剪技能得以发挥,做新衣服的机会不多,于是把家里的碎布缝成枕套,旧衣拆开打袼褙做鞋,甚至膝盖的补丁也缝得周正美观,这时才展现母亲手巧的一面,还不忘诉说一通年轻时去赶集最喜欢看的是裁缝铺却只学了一点儿皮毛的遗憾。

  母亲的手操持着一家人的生活,让我们得以“饥有食、寒有衣”,却忽略了自己,一辈子没穿过华丽的衣服,更没机会戴上亮闪闪的金戒指或者温润的玉镯,倒是那个圆圆的铁顶针磨得透亮。千言万语道不尽母亲的恩德,正如歌曲唱的:

天下最勤劳、最灵巧的手,是母亲的手,

天下最温暖、最美丽的手,是母亲的手。

母亲的手啊,母亲的手,总是忙碌在我需要的时候;

母亲的手啊,母亲的手,深深的母爱留在我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