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平桥文学 > >> 浏览文章
归去来兮 化繁为简
2016-01-06 来源:平桥区法院     作者:吴孔明        


(注:图片来源于网络)

  “是该回去看看了”。

  四月,午后,姑苏城外,斜塘老街,烟雨迷蒙。

  换掉高跟鞋,关掉两个手机,英子来到那熟悉的巷口,那是儿时嬉戏的地方。她是累了,异常的疲惫,每一个关节,每一个神经末梢,都如同紧绷的法条,需要慢下来,歇一歇。湿漉漉的老街,儿时一起划着乌篷船的小伙伴们早已不见踪影,老街真的老了。梅雨时节,是儿时最深的记忆。江南的雨天总是那么的漫长,小伙伴们似乎总在盼望太阳升起的早上,好带着攒好久零花钱买的风筝,到稻田旁边的空地,让一根棉线探寻天空的蔚蓝,憧憬未知的未来。笑语,欢声,早已湮没在尘世,只有依稀的回声偶尔在英子心底回荡,越是累的时候,越是强烈。

  走过巷口,还是那家油纸伞老店,只是当年的大叔已经变成戴着老花镜的大爷,正凝视着轻柔的雨雾,静静等待寥落的顾客。买一把吧,英子想起上小学时妈妈买的那把油纸伞。进去,冷清的店铺伞比人多,选了一把最常见的灰色竹竿桐油伞,拿在手里,英子仿佛又是那个七岁的小女孩,军用斜挎包里装了课本和奶奶做的点心。拿起伞,英子想继续探寻这斜塘的雨。“老板,和她一样的伞,我也要一把”。低沉但清晰的男声,穿透湿润的空气,仍然是那么干练和略带磁性,直达听者耳膜、大脑、心底。转身,目光交汇后,嘴角下意识的上扬,“你好,林老师”。原来是MBA班的老师。“你好,没想到这里遇见你”,林的微笑温暖而标致。不知道哪里来的主意,“一起走走吧”,英子说完后才觉得冒昧,和林之前共计说过的话不过百句,大多是在课堂讨论案例。林暖暖微笑点头,缓缓迈出店门。英子紧随那个阳光的身影,漫步,交谈,甚欢。英子告诉林刚刚走过的这家阿婆,红烧肉做的最棒,每次都是香飘几条街;街对面的那家院子里的枇杷果,每年四月都是小伙伴们猎取的对象......

  午后时光并没因为雾雨轻柔而慢下半步,或许欢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不觉中已是薄暮暝暝、华灯初上。“前面有家咖啡,去坐一会吧。”林主动建议。“好啊,化繁为简,名字倒是别致。”灯光暖暖,在柴可夫斯基的钢琴曲里,林打开了话匣子,从儿时的恶作剧到小学班主任,从养过的小宠物到暗恋过的小女生,隔壁座位一定以为这是一对熟识的老友。英子听的着迷,没想到帅气渊博的讲师居然这样风趣幽默甚至有点无厘头。“我感觉你太累了,要好好歇歇”,林话锋一转。“你怎么知道”,英子有些莫名,同时一股暖流自左心房蔓延开来。“我看到的,你左脸写着太字,右脸写着累字,整个脸就是太累”,林故作严肃。英子笑了,有些夸张的差点喷出浓郁的现磨咖啡。英子已经记不起上次如此放肆的笑是什么时候,他面部肌肉大多时候是紧张的严肃和机械的微笑,她惊讶坐在对面这个男人的一语中的。“你这种女强人,为工作和别人的事太操心、太费心、太焦心,偶尔还会太伤心,就是对自己不上心”,林幽默的话,如竹筒倒豆,每一个字都坠入英子心底。每天满满的日程,各种棘手的问题,一大家子的饮食起居,众人眼里的影子总是那样精力充沛和不知疲倦,似乎没人在乎她粉底下面疲倦的黑眼圈。英子突然有些心酸,又有些欣慰,久违了,终于还有一个知道懂得的人。

  她们在街头道别,相约下一次还在化繁为简。春,她们氤氲在现磨咖啡的浓香中,回忆童年往事,几乎忘记窗外的烟雨缥缈;夏,在德国原酿啤酒的芬芳中,感受巴伐利亚州大麦芽的风味,一同畅想此生最想去的地方;秋,他们接过鸡尾酒大师的代表作,一同感受那色彩缤纷液体对味蕾的别样浸润,再听彼此诉说昨天今天的快与不快;冬,先到的林会点上一杯热气腾腾的摩卡,让经常迟到的英子到座位上就能暖手......白云苍狗,四季倥偬,化繁为简里雕刻过的时光,让英子和林都习惯了坐在对面的感觉,习惯久了,就成了依赖,依赖惯了,就成了依恋。他总能轻而易举的看透她的心思,忙碌的周一看到他的一条问候的微信,会让他整天都心情舒畅......坐在对面的彼此,都感觉到昏黄灯光下游离在空气中的暧昧,如同游离的正负离子,都在期盼与相反极的结合。话题不再如以前那么随意自然,现场演奏的曲子里,更多是相对无言的顾盼。他不说,她都懂。离开,英子半夜无眠,林辗转反侧。“听过《广岛之恋吗》?”林发来信息。英子脑海里浮现那熟悉的歌词,越过道德的边境/我们走过爱的禁区/享受幸福的错觉/误解了快乐的意义。英子瞬间明白,那蚀骨的暧昧可能是剧毒的药,饮鸩亦不能止渴。“在化繁为简,我们注定风轻云淡,不会激情燃烧”,英子回复后有一种释然的解脱。

  这一生遇到过很多人,如同指尖烟火,忽明忽暗,难免最后沦为一抹灰烬;而林不同,如同北斗,闪耀在英子的整个人生。但就算闪耀,也只是证明他曾经来过。化繁为简,英子还是常客,很多个悠长的午后,在靠窗的位置,漫观云卷云舒,闲看花开花落。犹记初相识,青石板上油纸伞,彷徨,陌上少年足风流,凝望。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四目相逢,如一颗石子落入心池,心也跟着沉落,心甘情愿,视若归途。幸好,还有理性和责任,连着情愫将心一起打捞。

  生活很多时候是圆,我们都曾沿着弧度走回简单的原点。归去来兮,化繁为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