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媒体平桥 > >> 浏览文章
河南日报:让乡村成为有梦想的地方
2016-02-29 来源:河南日报    作者:郎志慧        
  这几年春节期间,与返乡大潮相伴的一种现象,就是“吐槽”乡村,主要观点是农村凋敝、衰败了。今年春节期间,“农村凋敝”论尤为盛行,网上流传的一些返乡日记从不同侧面发出了这种声音。

    也有返乡日记发出不同声音,可惜被忽视、被淹没了。澎湃新闻《知识分子回乡为何爱“唱衰”:农村真的衰败了吗?》认为:“目前盛行的农村衰败论没有反映农村的真实状况,没有看到农村发展向上的一面。”支持这一观点的是文中大量的事实和客观冷静的分析。

    尽管一千个人眼里有一千个乡村图景,然而,到过农村或与农村有过深入接触的人恐怕都不会否认,有凋敝更有进步繁荣,主流是进步。这是当下农村的庐山真面目。城乡差别是客观现实,这是长期城乡二元体制和近些年城市化进程加快多重因素的结果,是发展中的问题,前进中的波澜。

    爱之深,痛之切。有评论认为,这是在社会转型期、扶贫攻坚时段,对农村产生如此强烈关注的根本原因。

    上溯三代,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是农村人,农村是中国人的家园,是中国人的根。用发展的眼光看,建设美丽中国,美丽乡村是基础、是底色。从个体出发,谁没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梦?这是作为一个自然人亲近自然的本能渴望。

    有人认为,这种强烈关注,会成为激励乡村中国前行的力量。的确,这段时间,关于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的背景下乡村中国的路该如何走,成为网上网下热议的话题。

    有个小村庄悄悄给出了答案。这就是本报曾多次报道过的信阳郝堂村。前不久,就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召开前夕,人民日报以整版篇幅把郝堂作为范本,“解剖麻雀”。文章这样描述:

    4年前,郝堂还是大别山革命老区一个凋敝村落,而如今,村里的年轻人大都回来了,迁出的户口又迁回来;远远近近的城里人纷至沓来。

    很多村,生怕像农村,撤村并居、大拆大建,“去农村化”毫不含糊,越变越像缩小版的城市。

    郝堂,就怕不像农村。坚持不扒房,只修复,留下时间的痕迹。敬畏村庄原有肌理,大树不砍,河塘不填,邻居还是原来的邻居。守住村子原有的魂儿,改造成一个升级版的农村。

    别的村,追求把房屋建得很漂亮,恨不得成为又一个“周庄”,旅游立村,“是让外面人来看的”。郝堂,则是围绕让村里人的小日子过好来建的,改水、改厕、改厨、改房,建学校、卫生室、图书馆,不粗制滥造,不短视功利,现代的也现代,传统的也传统。郝堂建的是家园、共同体,老百姓过的是小日子,“被旅游”只是意外收获。

    “最美”郝堂,美在“村”,美在激活乡村价值、尊严、自信,美在一种“既有疼痛,也有憧憬,蕴含着未来和希望”的感动。

    担当、实干、智慧、情怀,成就了郝堂“世外桃源”般的真实乡村生活。在这里可以找到儿时的记忆,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浸润在乡韵乡情里。


    郝堂不会是一枝独放。省农业厅一位熟悉农村政策的干部对此非常乐观,他说,农村发展需要时间,需要过程。

    反哺农业农村农民,十几年前免除农业税时就已经开始。这些年,既切合实际又顾及长远的决策和措施接连不断。以人为本发展城镇化、试点农村财产确权、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建设美丽乡村,等等。这些真金白银的唯一目的,就是让农村能够富裕,能够美丽。

    乡土中国已经踏上这样的发展之路:大多数农村人口在各具产业特色的小城镇安居乐业,离土不离乡;“3861部队”留守现象将会逐渐减少、消失,土地由职业农民规模经营,农民成为一种职业而不是一种身份;空心村将逐渐消失,千百年来形成的自然村落将根据各自条件蝶变成“看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乡愁”的乡村……

    看吧,就像春天必将到来,陆陆续续,千姿百态的美丽乡村将如山花般渐次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