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媒体平桥 > >> 浏览文章
南方日报:一个大别山村庄的华丽变身
2016-02-14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谢苗枫        
 
  ■编者按
   
  三年多前,十八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同中外记者见面,习近平总书记的宣示,让全世界读懂了中国共产党人的使命担当。三年弹指一挥间。从确立“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到提出“中国梦”,从统筹“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到协调推进“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从把握中国经济发展新常态到牢固树立五大发展理念……蕴藏鲜明时代内涵的治国理政总体方略与时俱进、不断发展,为实现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奠定了坚实基础,推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迈向新的境界。这三年,广东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扎实推进各项工作,取得显著成绩。南方报业近期推出《基层看这三年》“1+X”全媒体大型系列报道,希望通过透视一个个体,反映国家三年来的变化。其中,《基层看这三年·记者回家》今起在南方日报、南方+客户端、南方网同步刊发,随着记者回家过年的脚步,从他们的视觉看家乡的变化,记录大江南北的新鲜年味。敬请垂注。

  丈夫的老家在大别山革命老区内,4年多前的国庆假期曾去过一趟,印象中路过一个名叫“郝堂”的地方,垃圾围村,家家户户见不得多少人,就只有老人和一些留守儿童,还有几棵据说超过百年的老树,凋敝得紧。
   
  就在我都差不多忘记这个地方的时候,家婆和哥嫂又把它带到了我的眼前。
   
  今年侄女高三,家婆得留在老家帮着哥嫂一起照顾这个准高考娃,直到除夕。于是,我和丈夫便早两天回去团聚,开了年再把老人接来广州。难得回去两天,家里上下老幼都拉着聊个不停。
   
  “立春过了,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保你们不愿回广州!”趁着侄女在学校上课,哥嫂年廿八一大早就提出到郊外“春游”。
   
  从信阳市往西驱车约20分钟就有好些粗壮的古树在北方的萧瑟中显得特别“突兀”。“到了。”二嫂指着远远刻着“郝堂村”三字的石垒。
   
  哦,原来是以前那个满山栗子从树上掉下来也没有人收的“郝堂村”,但这次相遇却大不相同。
   
  郝堂村位于信阳市平桥区五里店办事处南部,是典型的豫南山村,上次来时村子里静得吓人,这次走进去却发觉眼前景象大变样了。满眼都是豫南特色的狗头门楼、青砖土瓦。土坯房精心修葺,围墙都是由劈柴堆起来的,冬日暖阳下的溪水蜿蜒曲折,竹林随意装点。临近年关,大多数人家晒起腊肉、腊鸭,有的还串起了红辣椒,与门楹上的红联辉映相当,年味浓郁。
   
  在方言中,“郝堂”与“荷塘”同音。冬天未遇荷花,但200多亩的荷塘素雅清澈,丝毫不见颓败。“夏天的时候周围很多人都过来看荷,不用到村里来就闻得到荷香。”见我看得仔细,一位王姓年轻人得意地从边上说,“看你是外地人吧,这个荷塘上面种荷,下面能处理污水,高科技哩!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早点过来,这里还有一大片紫云英。”
   
  原来,每年稻谷收获之前,村民们撒下大把的紫云英。这本是中国农村传统的绿肥种植,但随着农药化肥的兴起而被逐渐忘记。近几年,村里改变了对土地一味索取,开始懂得给予,渐渐形成了2000亩紫云英,为土地解毒,修复土壤,为进入有机农业作准备。
   
  越往村里走,越能感受到百年古韵:石砌矮墙,草搭长亭,体现着村庄的肌理;雨雪冲刷,让砖石变得温润,留下了时间的痕迹;村妇挎着菜篮子走在青石板的村道上家长里短的唠嗑,则凝固了中华村落历史和友邻关系。
   
  “这个村庄是画家活生生画出来的。”二哥说,“村民按照画家设计出来的纸样,自己比着盖。”
   
  中国乡建院的画家孙君几年前来到郝堂,根据每户村民原有房屋的位置和特点,为他们做出设计改造。他的工作室里,画满了建筑草图。村民改与不改,全凭自愿;如何改造,充分协商。刚开始,村民并不认可,他们觉得“白白的贴瓷砖小楼才好看”。
   
  村里做过木匠的张厚健半信半疑地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旱厕改水冲了,厨房有自来水排风系统了,屋顶芦苇席杂木条下密布着家用电线、宽带设备,院子内的小花园实际是一个生态污水处理池,所有生活废水经过花园底下的碎石和周围水槽,净化以后才用来浇灌或排出……
   
   “老张家建起来后,大家都争着要画家‘画’房子,建设费高了,回头辟出一两个房子搞农家乐、搞旅店就回本了。”张姓村民笑着跟哥嫂唠嗑:“以前外面打工的年轻人过年回来都不愿意住家里,现在小年刚过,就个个往家里挤。”
   
  光有硬件也不行。我看到村里大多人家院落外都有两个垃圾桶,干湿垃圾自行分离。村里的姨娘孩子见人就问好,知道把瓜子壳捏在手心,不随地乱丢。在大城市都做不到的难题,怎么在山区里的农村做到?
   
  “一开始也不行。”问及老乡,一位妇人爽朗地笑着请我喝茶,“后来村干部找四五年级的孩子当卫生评比员,挨家挨户检查卫生,孩子们一丝不苟,又不讲情面,卫生差的人家觉得丢脸,卫生好的人家发脸盆、床单作为奖励,后来就都干净起来了,河沟里的垃圾也都捡完了。”
   
  干净的村庄,最是美。
   
  家婆和哥嫂告诉我,这些年除了鸡公山以外,郝堂村成了信阳边上最热门的旅游地,周边地市甚至全国各地的游客都纷至沓来。“遇到节假日还会塞车、订不上房。”
   
  “中国的农村本来就漂亮,只不过像这里的茶,有甘有涩,不是茶叶不对,而是大家不懂冲泡。”素来不怎么串门、电视只看新闻联播的家婆来了一句,“找到适合的方法,就能把茶性冲出来,不用都跑到城里挤。”
   
  从凋敝到繁荣,郝堂用了1000多日夜。中国还有多少个“郝堂”,正在这三年华丽变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