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平桥新闻网 - 信阳市平桥区委区政府门户网站       
当前位置:平桥新闻网 >> 媒体平桥 > >> 浏览文章
河南日报:河南最美乡村
2014-01-15 来源:河南日报     作者:胡巨成        















  (注:此文转载自河南日报)

    “这个村子太美了,是我见到最美的村落,没有之一!一进来就想吟诗,作画……。”说这话的是河南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克,郑东新区的主要创意者。7月22日,李克到信阳市调研,专程到农村听取群众意见,没想到一进村就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一口气赞美小村20多分钟。

    这个小村,叫郝堂。

    一

    郝堂村位于信阳平桥区。一条黛色的柏油小路依山沿河,蜿蜒向前,和黛色的山峦浑然一体。山风送来荷花的清香,郝堂村就到了。

    村里人说,郝堂很好找,春天跟着映山红和紫云英走,夏天寻着荷花香走,秋天遍地野菊带路,冬天最醒目的是那些百年的老树……

    让人无法忽略的路标不全是为了指路。她在告诉人们村子是古老的,但观念是现代的。李克戏言:这跟我们郑东新区的路标差不多嘛。

    荷塘中的村路,触碰到不少人多年前的乡村记忆。走进村里,屋舍俨然,整洁宁静。豫南的狗头门楼、清水墙,用木头垛起的柴扉,依水的小桥,精心修葺的土坯房翠竹掩映,溪水环绕。

    村民们说:“这都是画家画出来,我们比着盖的。”

    画家孙君,从外乡来,10年前开始给农民“画房子”。他的工作室里,画满了建筑草图。主人家改与不改,全凭自愿;如何改造,充分协商。村民张厚健说,过去村里都觉得贴白瓷砖的房最好看。直到看了他家“画家画出的房子”以后,二三十户人主动参与进来。再后来,十里八乡的人都慕名来学,村民开始为自家的房自豪了。

    村子改造时,无论是画房子的人,还是动手造房子的人,都特别注意了对美的发现与保留,没有一味用新代替旧。千百年形成的村落布局,凝固了历史沧桑和邻里关系;石砌矮墙,草搭长亭,体现着村庄的肌理;雨水冲刷,让砖石变得温润,留下了时间的痕迹。村庄最细微的美,都受到了尊重。

    二

    这个画家画出的村子,原本并不美丽。郝堂位于大别山革命老区,曾经和中部众多的村庄一样,闭塞、贫穷,青年外出、孩子留守、老人无依,“小河都被垃圾塞满了”。

    平桥区将郝堂作为全区农村可持续发展项目试点村,坚持用最自然、最环保的方式来建设美丽村庄:用本地的材料修建了村道,对路两边进行了绿化;对部分有碍发展和基础设施的房屋进行了迁建,结合当地的民俗民风进行旧房改造和新房建设。看到了郝堂村发展的前景,现在,村里回来的年轻人越来越多。

    而让画家留下的理由,是村子原本就有的魂儿。几年前,像孙君一样的志愿者陆续来到这里,开始了对心中美丽乡村的改造。在他们看来,村里留下了很多百年老树,是个心有敬畏的地方。

    的确,村里有这样的坚守:树是最宝贵的财富。村中央是一棵几百年的银杏。沿河很多上百年的老柳树。村头也有几棵百余年的皮柳。当年就被树贩子看上了,反正是村里的树,不属于谁家,有人跃跃欲试,想砍了卖钱。老红军吴象点站在树前头说,想锯树,先锯我的腿!树就这么着守住了。

    村西河沟边,有几棵高大粗壮的皮柳树,微风轻拂,垂柳依依,仿佛在向客人讲述着岁月的沧桑。几位刚从田间归来的老人,坐在石磨旁,话着家常,这不正是“田夫荷锄至,相见语依依”的景象吗?

    三

    被改造的,不只是环境,守住的,也不仅是树。环境的美化,带来的是人心的凝聚和生活方式的改变。外来的驴友甚至不习惯村里的讲卫生,随手扔的垃圾竟被村民捡拾了,这怎能不让这些城里人大感羞愧。

    村里给每家每户发了两个桶,垃圾进行干湿分离。曾有人不肯搞垃圾分类,志愿者就给他院子周围种上花,第二天垃圾不见了。

    四、五年级的孩子们被请出来当卫生评比员,挨家挨户检查卫生。孩子们一丝不苟,又不讲情面。一晌走个十几里也不觉得累。卫生差的人家自己觉得丢脸,卫生好的人家发脸盆、床单作为奖励。就这样,不仅家里干净了,河沟里的垃圾都被捡完了。这个小小的村落也找回了流水清清。村民们说,干净的村庄,才是美的。

    每年稻谷收获之前,村民们撒下大把的紫云英。这本是千百年沿袭的绿肥种植,但随着农药化肥的兴起被逐渐忘记了。这两年,村里改变了对土地一味索取,开始懂得给予,渐渐形成了2000亩紫云英,为土地解毒,修复土壤,为进入有机农业做准备。而荷塘是全村水系改造的重要一环,是生活污水最终分解消化的地方。这本是中国乡村污水循环最传统的方式,在许多乡村被忽视了,但郝堂人把它用活了,用美了。

    一座座青砖灰瓦的古朴民居,错落浮现在碧绿的荷塘之间。每次到郝堂总想起南朝的汉乐府民歌:“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经典民乐《江南春色》、《姑苏行》的动人旋律也在心中萦绕……

    自然、洁净、美丽、淳朴的郝堂啊。